[消息树]
>>精华文摘

开明戏院

2005年3月9日 14:9

  清末北京的戏院,大多都在前门外。民国伊始,西风东渐,北京最早开办的西式剧院:第一舞台和开明戏院,也在前门外,而且,巧了,还都在珠市口,一在马路北,一在马路南,斜对着面。
  
  第一舞台,是完全仿造上海三马路大舞台建的,年轻的时候,听说它就在柳树井,因为知道东柳树井有一家电影院,以为是它的旧址,便一头扎去。一位老爷爷告诉我:你找错了,第一舞台在西柳树井,早没了。才知道,柳树井有东西之分,在珠市口大街上两边对称,我是南辕而北辙。后来,在书上看到,第一舞台早在1937年一场大火中灰飞烟灭。
  
  但开明戏院一直挺立着,解放以后改名民主剧场,后来又改名珠市口电影院,如同北京许多老胡同后来也改名一样,越改越直白无味。小时候,我家住在前门外,常常到它那里看电影,后来搬家,但23路公共汽车不用倒车就可以在它门前停下来,便也常常带着孩子去它那里看电影。可以说,将近50年来,对它很熟悉。
  
  对比北京的老戏院子,它是完全西式的,二层洋楼,圆形门柱,椭圆形门脸,以及外观的雕饰,完全巴洛克风格。水磨石地面,黑丝绒幕布,半圆形舞台,单人座椅,对号入座,更是开天辟地第一次在北京出现。据说,它是当时刚刚从意大利回国的建筑师沈理源先生的作品。如今的人们只知道盖房子的潘石屹,谁还知道沈理源?
  
  开明戏院在北京的地位不同寻常。1924年,梅兰芳为泰戈尔演出《洛神赋》,泰戈尔叹为观止,为梅先生在纨扇上写下一首诗,就在那里。1928年,我国第一次男女同台演出京戏,开一代风气之先,也是在那里。是京剧界的泰斗杨小楼先生亲自向市政府递的呈子,邀请当时王瑶卿的入室女弟子新艳秋,合作了一出《霸王别姬》,一时轰动京城。如果说老戏院子怎么也散发着前清遗老遗少的霉味,而它从里到外洋溢出的新味和洋味,同老戏院子拉开越来越大的距离。
  
  它的地理位置也非常特殊,因为再往南,一箭之遥,就是天桥,是老北京的贫民窟,那些贫民艺人和无名艺人,在那里摆场子卖唱。要想进入当时北京的主流社会得到认可,不成文的规定,首先得先能够在开明戏院演出。当时侯宝林、白玉霜、梁益鸣(外号天桥马连良)等不少人,都是从天桥登开明,鸡毛升上天而名声大噪的。当时的开明戏院,就如同现在的中央电视台,是很多演员梦寐以求的地方。过去说,台下十年功,台上三分钟。其实,有时候,这台得看是哪儿的台了,天桥的台子,就是在上面蹦跶十年,无论如何也无法和开明戏院的台子亮相三分钟相比的。
  
  如今有这样辉煌历史的戏院已经彻底没有了。因为早在三年多前拓宽珠市口大街的时候,就已经把它给拆了,它没有享受得了上海音乐厅就地平移而完整无损的待遇。第一舞台毁于过去的一场大火,开明戏院毁于今日的修路和盖楼,同样都是无情而无奈。
  
  前几天,我专门去找它,希望能够找到它哪怕一点的遗迹也好。毕竟它曾经伴随我和孩子两代人的童年,更不要说它还曾弥散着那么多历史的记忆。但是,我什么也找不到,那里已经面目皆非。如果它还能够顽强地立在北京春天最后一场雪后的清冽风中,在它那巴洛克式的门外重新悬挂起开明戏院的牌子,而在它门内雕花的墙上悬挂起梅兰芳和泰戈尔当年的照片,还有那把纨扇,多少也能增添一点老北京味儿,让人们多一个怀旧去的场所吧?

 选稿:一凡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肖复兴  [联系我们]
 
 
 

 
上海作家协会与东方新闻网联合主办
文学会馆网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