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红楼梦》:胡玫的安全区

2017-10-11 07:47:38

来源:《上海电视》周刊 作者:韩浩月 选稿:王一茗

  “胡玫又双叒叕翻拍《红楼梦》了”,从网友说这件事的用词来看,已经表达出大家的普遍态度。翻拍《红楼梦》费力不讨好,为何有人执念总是如此之深,把这块烫手山芋又捏在了手里?这恐怕要细细说起。

  《红楼梦》翻拍历史上,有一次声势浩大的行动,即于2006年举行的“红楼梦中人”选秀活动,内定、黑幕、潜规则、带资进组、演员陪酒等八卦满天飞。原定导演胡玫,因此与投资方产生矛盾“跳票”,最后由李少红顶上,只可惜,新版《红楼梦》遭遇口碑噩梦,当时被批评“《红楼梦》拍成了青楼梦”。

  经此一役,很多人觉得,恐怕三十年内没人再敢动《红楼梦》了。没成想,新版播出还不到十年,曾经手过《红楼梦》翻拍的胡玫,又跃跃欲试了。在放出拍摄计划时,使出的宣传策略,还是当年选秀时用的“三板斧”之一“全球海选演员”。

  《红楼梦》不适合以选秀的方式来挑选演员,因为再怎么选,也选不出陈晓旭、欧阳奋强,作为电视剧经典,87版《红楼梦》已成人们心目中永远的记忆。而且这个时代的选秀模式,与当年博客时代“选秀”概念刚刚勃兴时已经大不相同,现在观众已经不大关心选秀了,觉得选秀无非是博宣传、走过场、造新闻,最后选出的角色,无非能在戏中演个不重要的主角。

  这次胡玫翻拍,还是有亮点的,比如,她没有选择以电视剧的方式来拍摄,而是打算翻拍三部《红楼梦》电影,但公布出来的片名,引来一片吐槽,第一部《红楼梦之大观园》,第二部《红楼梦之情天欲海》,第三部《红楼梦之大团圆》,这样的电影翻拍模式,是不是看上去眼熟?没错,这几年贺岁档大热的《西游记》电影,就是这么搞的。

  《西游记》电影的商业模式,可不可以套用在《红楼梦》身上?这十分考验导演以及幕后运营团队的能力。《西游记》系列电影之所以火爆,是因为这个系列的电影运用了3D新技术,迎合了春节期间的合家欢需求,观众看个闹腾的电影成了欢欢喜喜过大年的标配。《红楼梦》没有这样的商业卖点,而且相反,它清冷深沉的内在,恰恰有将观众拒之门外的“功能”。

  用流量小生+选秀女演员构成《红楼梦》电影演员阵容?用“情天欲海”这样的三级片思维去重建新故事?不得不说,这个险冒得太大了,虽然胡玫导演过《雍正王朝》、《汉武大帝》等佳作,但她对《红楼梦》电影的尺度掌控和表达能力,都十分值得怀疑。还是那个观点,三十年内,没人能翻拍好足够优秀的《红楼梦》,不如继续让这个故事沉淀下去,等着拥有了良好的改编环境、出色的改编人才后,再尝试去翻拍。那个时候,观众已经换了无数代,对《红楼梦》的理解也是崭新的。不像现在,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红楼梦》,怎么拍都不讨好。

  胡玫不可能不知道翻拍《红楼梦》的压力与风险。之所以知难而上,恐怕还与利益驱动有关。作为影响巨大的四大名著之一,《红楼梦》只要翻拍,就不会缺乏关注点和不错的票房。运营这个项目,可以更好地调动资源,在作品失败可能性的前提下,不排除通过其他渠道与方式实现盈利。

  翻拍《红楼梦》,可能也与胡玫导演的创作能力下降有关。她上一部有影响的作品,还是2010年公映的电影《孔子》,却也遭到了口碑滑铁卢,此后,拍过《汉武大帝》的那个胡玫仿佛消失了。古装正剧创作环境的恶化,各类玄幻穿越剧的兴起,变化的市场会让老一辈艺术家们无所适从;在没法了解新观众群口味的背景下,选择《红楼梦》对胡玫来说,没准是进入了一个安全区。

  安全区熟悉、舒适,但同时也布满了雷,胡玫能否少踩一些雷,让她的新片不像《孔子》那么雷,这成为一个不小的悬念。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红楼梦》:胡玫的安全区

2017年10月11日 07:47 来源:《上海电视》周刊

  “胡玫又双叒叕翻拍《红楼梦》了”,从网友说这件事的用词来看,已经表达出大家的普遍态度。翻拍《红楼梦》费力不讨好,为何有人执念总是如此之深,把这块烫手山芋又捏在了手里?这恐怕要细细说起。

  《红楼梦》翻拍历史上,有一次声势浩大的行动,即于2006年举行的“红楼梦中人”选秀活动,内定、黑幕、潜规则、带资进组、演员陪酒等八卦满天飞。原定导演胡玫,因此与投资方产生矛盾“跳票”,最后由李少红顶上,只可惜,新版《红楼梦》遭遇口碑噩梦,当时被批评“《红楼梦》拍成了青楼梦”。

  经此一役,很多人觉得,恐怕三十年内没人再敢动《红楼梦》了。没成想,新版播出还不到十年,曾经手过《红楼梦》翻拍的胡玫,又跃跃欲试了。在放出拍摄计划时,使出的宣传策略,还是当年选秀时用的“三板斧”之一“全球海选演员”。

  《红楼梦》不适合以选秀的方式来挑选演员,因为再怎么选,也选不出陈晓旭、欧阳奋强,作为电视剧经典,87版《红楼梦》已成人们心目中永远的记忆。而且这个时代的选秀模式,与当年博客时代“选秀”概念刚刚勃兴时已经大不相同,现在观众已经不大关心选秀了,觉得选秀无非是博宣传、走过场、造新闻,最后选出的角色,无非能在戏中演个不重要的主角。

  这次胡玫翻拍,还是有亮点的,比如,她没有选择以电视剧的方式来拍摄,而是打算翻拍三部《红楼梦》电影,但公布出来的片名,引来一片吐槽,第一部《红楼梦之大观园》,第二部《红楼梦之情天欲海》,第三部《红楼梦之大团圆》,这样的电影翻拍模式,是不是看上去眼熟?没错,这几年贺岁档大热的《西游记》电影,就是这么搞的。

  《西游记》电影的商业模式,可不可以套用在《红楼梦》身上?这十分考验导演以及幕后运营团队的能力。《西游记》系列电影之所以火爆,是因为这个系列的电影运用了3D新技术,迎合了春节期间的合家欢需求,观众看个闹腾的电影成了欢欢喜喜过大年的标配。《红楼梦》没有这样的商业卖点,而且相反,它清冷深沉的内在,恰恰有将观众拒之门外的“功能”。

  用流量小生+选秀女演员构成《红楼梦》电影演员阵容?用“情天欲海”这样的三级片思维去重建新故事?不得不说,这个险冒得太大了,虽然胡玫导演过《雍正王朝》、《汉武大帝》等佳作,但她对《红楼梦》电影的尺度掌控和表达能力,都十分值得怀疑。还是那个观点,三十年内,没人能翻拍好足够优秀的《红楼梦》,不如继续让这个故事沉淀下去,等着拥有了良好的改编环境、出色的改编人才后,再尝试去翻拍。那个时候,观众已经换了无数代,对《红楼梦》的理解也是崭新的。不像现在,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红楼梦》,怎么拍都不讨好。

  胡玫不可能不知道翻拍《红楼梦》的压力与风险。之所以知难而上,恐怕还与利益驱动有关。作为影响巨大的四大名著之一,《红楼梦》只要翻拍,就不会缺乏关注点和不错的票房。运营这个项目,可以更好地调动资源,在作品失败可能性的前提下,不排除通过其他渠道与方式实现盈利。

  翻拍《红楼梦》,可能也与胡玫导演的创作能力下降有关。她上一部有影响的作品,还是2010年公映的电影《孔子》,却也遭到了口碑滑铁卢,此后,拍过《汉武大帝》的那个胡玫仿佛消失了。古装正剧创作环境的恶化,各类玄幻穿越剧的兴起,变化的市场会让老一辈艺术家们无所适从;在没法了解新观众群口味的背景下,选择《红楼梦》对胡玫来说,没准是进入了一个安全区。

  安全区熟悉、舒适,但同时也布满了雷,胡玫能否少踩一些雷,让她的新片不像《孔子》那么雷,这成为一个不小的悬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