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许魏洲:疯狂不止15分钟

2017-8-31 08:50:54

来源:《上海电视》周刊 作者:甘鹏 选稿:王一茗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歌,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歌手。许魏洲是属于这个时代的歌手。他生于1994年,是个上海出生成长的男孩。言至上海籍贯的歌手,从毛阿敏、李玲玉、李泉到胡彦斌、黄龄、薛之谦……新一代的许魏洲有着和这些前辈截然不同的气质与音乐。因林肯公园的音乐启蒙玩乐队的许魏洲,新近发行的唱片就叫《THE TIME》,大唱属于他的时刻。

  玩音乐的摇滚小子

  每个人都有成名的15分钟。

  许魏洲以演员加歌手的身份在2016年初出道成名。

  他可不是演而优则唱,他是本来就玩音乐的摇滚小子,成名之前,已是Prome乐队的主音吉他手。

  Prome的队名取自古希腊之神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的前5个字母。

  普罗米修斯从太阳神的马车中为人类取来火种,Prome乐队亦希望他们的音乐能够打动人心,给人以光明与希望。

  这支乐队的风格也非常突出——新派旋律死亡金属。暴烈的节奏、疯狂的敲击,与许魏洲走红的形象是两个极端。许魏洲走红前以Prome乐队成员参加过迷笛校园乐队大赛、MAO livehouse 主办的音乐节等现场演出。携高人气正式出道后,许魏洲顺势将他喜欢的音乐风格带到了更多的听众面前。

  坚持自己音乐理念

  2016年6月,许魏洲发行了个人首张专辑《Light》。携专辑,他开始了亚洲巡回演出,足迹印在北京、深圳、上海等中国城市,创造了新人歌手难以想象的火爆现场。比如在上海,他征服的是有“万体馆”之称的上海大舞台,门票开售19秒后售罄。

  这次巡演,还走出国门,赴韩国首尔、泰国曼谷。也因此,许魏洲成了首位在韩国、泰国举行公开售票演唱会的中国内地歌手。

  如第一张唱片名,《Light》,像一道光,指引某种方向。

  有第一张《Light》的成绩做底,出道的第二年,许魏洲推出第二张专辑。为了坚持自己的音乐理念,不做妥协,这张专辑由许魏洲工作室自己投资制作、发行。专辑名为《THE TIME》。

  时代更迭已经到来

  出道一年,已经受Billboard官方邀请出席公告牌音乐大奖颁奖礼;多次出征巴黎时装周,在国际品牌的时尚活动中,与章子怡、周迅、陈坤等巨星位居嘉宾席同列;在网络上,单条微博阅读量850万以上、个人话题阅读量超过289亿次……属于许魏洲的各种数据居高不下。

  旧时代崩塌声还未传来,新时代已经建筑起来。

  不是每个人都做好了准备,但这场时代更迭已经到来。

  《THE TIME》第一篇章《15分钟的疯狂》首发三分三秒之后,已经突破白金销量。

  经纪人眼里的他

  “我眼里的洲洲是一个很认真的男孩子,认真地对待身边每一个人,认真地想要做好每一件事,认真地照顾好周围每一个人,认真地不让别人失望。就像他的口头禅,放心吧!他的认真延续到了这张专辑里。

  从收歌,到洲洲自己的创作,从旋律到唱腔,他近一年没有一刻放松过。在录音棚里,跟制作老师一起为了某几个字,反复修改;回家之后我也经常半夜12点后收到他的微信,讨论各种天马行空的问题;有时去他家里找他,一定是在他那角落里拨动着琴弦。在这张专辑里,我们尝试了多元化的曲风,合作都是顶级的制作班底,我们希望做好每一个细节,交出一份大家能满意的答卷。

  为了更完整地传递他的初心,为了坚持的音乐不再因为各种因素而有任何的妥协,在当今不景气的音乐市场下,我们做出了一个让很多业内人士人难以理解的决定,自己投资做唱片!当然,他也为这个决定付出了你们想象不到的‘代价’,可是这一切现在看来都值得,就像歌名一样,《那又怎样》!”

  唱出自己的

  风格最重要

  Q&A

  (以下Q=记者 A=许魏洲)

  Q:新专辑为什么叫《THE TIME》?

  A:TIME,时刻——这个时代可以属于每个人,但分配给每个人的时间其实平等又残酷,每个人都需要时间去被人熟知。有人曾说过,每个人都有机会在15分钟里让大家认识自己,那我也是希望通过努力搏得大家一个又一个15分钟,把自己喜欢和热爱坚持的东西展现出来,让大家通过音乐认识到不同面的我。

  Q:成名,究竟给你带来怎样的冲击?

  A:犹如坐过山车,上上下下。

  Q:《15分钟的疯狂》作为这张专辑的第一篇章,有什么寓意?和你自身有怎样的关联?

  A:《15分钟的疯狂》这一篇章以摇滚为题,疯狂是源于热爱。作为专辑的第一篇章,是希望大家通过它看到属于我音乐上最真实的部分。

  Q:录制第二张专辑,和第一张相比,加入了哪些新的元素?

  A:这张专辑的风格更加多元化,从音乐的本质上比第一张做得也更好。目前出的第一篇章三首歌风格不同但都有摇滚元素在,希望尝试打破自我、摇滚与大众的界限,让大家更了解我的音乐,还有摇滚。

  Q:在音乐上你的偶像或者榜样是谁?为什么?

  A:查斯特·贝宁顿(Chester Bennington),喜欢他对于音乐自我的态度,他所在的林肯公园(Linkin Park)乐队的音乐也是我爱上摇滚的启蒙。

  Q:你是上海人,能描述一下自己在上海的生活吗?在哪些地方留下你的成长足迹?

  A:我是出生在宝山区高境庙,小学初中就是在宝山读的。高中后来去静安区的上海戏剧学院附中,所以我自己比较熟的也是这两块。

  Q:从小学习拉丁舞,现在回想起来是怎样的经历呢?

  A:小的时候一开始我妈妈让我去学的,自己也很喜欢,小学一年级开始跳,差不多10年吧。到高中,因为学业就没有继续下去了。

  Q:怎么会开始弹吉他,谁或者怎样的事,开启了你的音乐之路?

  A:从初中开始学习木吉他、弹唱,后来又学了电吉他。那会儿看网上的视频,还有一些厉害的乐手、乐队的演出,当初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林肯公园(Linkin Park)。我觉得做一支乐队会特别嗨,站在舞台那种歇斯底里的感觉,能完全释放自己,我一下子就被那种东西吸引了,爱上了摇滚乐。后来特别幸运遇到了志同道合的伙伴,先是遇到了我们的贝斯手,他是我的学长,比我大一级,后来我们就组建了一个校园乐队。

  Q:成名之前你所在的乐队是死亡金属风格,那是你喜欢的风格吗?为什么?现在还会延续这种风格吗?

  A:准确地说是旋律死亡金属。我自己非常喜欢,比较重型的音乐。不过现在的我听的音乐风格会更多了,譬如爵士、舞曲也在听。

  Q:喜欢摇滚乐,但后来怎么会考入中国戏曲学院,你学的是什么专业?大学生活有怎样的回忆?

  A:高中是读上戏附中,然后就是参加艺考,后来就考到了中国戏曲学院,大学读的是导演系的影视表演专业。大学生活,大一、大二就是上课,排话剧,到大三的时候差不多就在外面拍戏,开始了社会实践。

  Q:现在你个人的音乐定位是怎样的?

  A:在自己的音乐中有摇滚的元素,能把摇滚的精神带给大家。

  Q:你的声线很独特,有一些沙哑,你怎样使用好这把声音?

  A:保持自己的风格,每个人的嗓音和风格都不一样,所以唱出自己的风格最重要。

  Q:在Billboard颁奖礼现场有怎样难忘的见闻?

  A:在Billboard颁奖现场看到了很多国际上知名音乐人的表演,对我来说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舞台的表演力和感染力,更多的是自我鼓励。

  Q:最近还会有什么影视剧演出?想演怎样的角色?

  A:现正在北京拍摄电视剧《爱情进化论》,9月份会去匈牙利拍摄袁锦麟导演的一部特工题材电影《素人特工》。当下更想演的是适合自己的角色,9月份这部电影中饰演的角色,就还蛮有意思的,也会有打戏,是我想演的角色,哈哈哈。

  Q:做演员和歌手体验是不是不同?

  A:是的,做演员的时候,更多的是享受把握镜头的感觉,在舞台上作为歌手更多的是释放自我。

  Q:希望在今年完成怎样的愿望?

  A:希望今年能把更多好的影视和音乐作品带给大家。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许魏洲:疯狂不止15分钟

2017年8月31日 08:50 来源:《上海电视》周刊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歌,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歌手。许魏洲是属于这个时代的歌手。他生于1994年,是个上海出生成长的男孩。言至上海籍贯的歌手,从毛阿敏、李玲玉、李泉到胡彦斌、黄龄、薛之谦……新一代的许魏洲有着和这些前辈截然不同的气质与音乐。因林肯公园的音乐启蒙玩乐队的许魏洲,新近发行的唱片就叫《THE TIME》,大唱属于他的时刻。

  玩音乐的摇滚小子

  每个人都有成名的15分钟。

  许魏洲以演员加歌手的身份在2016年初出道成名。

  他可不是演而优则唱,他是本来就玩音乐的摇滚小子,成名之前,已是Prome乐队的主音吉他手。

  Prome的队名取自古希腊之神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的前5个字母。

  普罗米修斯从太阳神的马车中为人类取来火种,Prome乐队亦希望他们的音乐能够打动人心,给人以光明与希望。

  这支乐队的风格也非常突出——新派旋律死亡金属。暴烈的节奏、疯狂的敲击,与许魏洲走红的形象是两个极端。许魏洲走红前以Prome乐队成员参加过迷笛校园乐队大赛、MAO livehouse 主办的音乐节等现场演出。携高人气正式出道后,许魏洲顺势将他喜欢的音乐风格带到了更多的听众面前。

  坚持自己音乐理念

  2016年6月,许魏洲发行了个人首张专辑《Light》。携专辑,他开始了亚洲巡回演出,足迹印在北京、深圳、上海等中国城市,创造了新人歌手难以想象的火爆现场。比如在上海,他征服的是有“万体馆”之称的上海大舞台,门票开售19秒后售罄。

  这次巡演,还走出国门,赴韩国首尔、泰国曼谷。也因此,许魏洲成了首位在韩国、泰国举行公开售票演唱会的中国内地歌手。

  如第一张唱片名,《Light》,像一道光,指引某种方向。

  有第一张《Light》的成绩做底,出道的第二年,许魏洲推出第二张专辑。为了坚持自己的音乐理念,不做妥协,这张专辑由许魏洲工作室自己投资制作、发行。专辑名为《THE TIME》。

  时代更迭已经到来

  出道一年,已经受Billboard官方邀请出席公告牌音乐大奖颁奖礼;多次出征巴黎时装周,在国际品牌的时尚活动中,与章子怡、周迅、陈坤等巨星位居嘉宾席同列;在网络上,单条微博阅读量850万以上、个人话题阅读量超过289亿次……属于许魏洲的各种数据居高不下。

  旧时代崩塌声还未传来,新时代已经建筑起来。

  不是每个人都做好了准备,但这场时代更迭已经到来。

  《THE TIME》第一篇章《15分钟的疯狂》首发三分三秒之后,已经突破白金销量。

  经纪人眼里的他

  “我眼里的洲洲是一个很认真的男孩子,认真地对待身边每一个人,认真地想要做好每一件事,认真地照顾好周围每一个人,认真地不让别人失望。就像他的口头禅,放心吧!他的认真延续到了这张专辑里。

  从收歌,到洲洲自己的创作,从旋律到唱腔,他近一年没有一刻放松过。在录音棚里,跟制作老师一起为了某几个字,反复修改;回家之后我也经常半夜12点后收到他的微信,讨论各种天马行空的问题;有时去他家里找他,一定是在他那角落里拨动着琴弦。在这张专辑里,我们尝试了多元化的曲风,合作都是顶级的制作班底,我们希望做好每一个细节,交出一份大家能满意的答卷。

  为了更完整地传递他的初心,为了坚持的音乐不再因为各种因素而有任何的妥协,在当今不景气的音乐市场下,我们做出了一个让很多业内人士人难以理解的决定,自己投资做唱片!当然,他也为这个决定付出了你们想象不到的‘代价’,可是这一切现在看来都值得,就像歌名一样,《那又怎样》!”

  唱出自己的

  风格最重要

  Q&A

  (以下Q=记者 A=许魏洲)

  Q:新专辑为什么叫《THE TIME》?

  A:TIME,时刻——这个时代可以属于每个人,但分配给每个人的时间其实平等又残酷,每个人都需要时间去被人熟知。有人曾说过,每个人都有机会在15分钟里让大家认识自己,那我也是希望通过努力搏得大家一个又一个15分钟,把自己喜欢和热爱坚持的东西展现出来,让大家通过音乐认识到不同面的我。

  Q:成名,究竟给你带来怎样的冲击?

  A:犹如坐过山车,上上下下。

  Q:《15分钟的疯狂》作为这张专辑的第一篇章,有什么寓意?和你自身有怎样的关联?

  A:《15分钟的疯狂》这一篇章以摇滚为题,疯狂是源于热爱。作为专辑的第一篇章,是希望大家通过它看到属于我音乐上最真实的部分。

  Q:录制第二张专辑,和第一张相比,加入了哪些新的元素?

  A:这张专辑的风格更加多元化,从音乐的本质上比第一张做得也更好。目前出的第一篇章三首歌风格不同但都有摇滚元素在,希望尝试打破自我、摇滚与大众的界限,让大家更了解我的音乐,还有摇滚。

  Q:在音乐上你的偶像或者榜样是谁?为什么?

  A:查斯特·贝宁顿(Chester Bennington),喜欢他对于音乐自我的态度,他所在的林肯公园(Linkin Park)乐队的音乐也是我爱上摇滚的启蒙。

  Q:你是上海人,能描述一下自己在上海的生活吗?在哪些地方留下你的成长足迹?

  A:我是出生在宝山区高境庙,小学初中就是在宝山读的。高中后来去静安区的上海戏剧学院附中,所以我自己比较熟的也是这两块。

  Q:从小学习拉丁舞,现在回想起来是怎样的经历呢?

  A:小的时候一开始我妈妈让我去学的,自己也很喜欢,小学一年级开始跳,差不多10年吧。到高中,因为学业就没有继续下去了。

  Q:怎么会开始弹吉他,谁或者怎样的事,开启了你的音乐之路?

  A:从初中开始学习木吉他、弹唱,后来又学了电吉他。那会儿看网上的视频,还有一些厉害的乐手、乐队的演出,当初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林肯公园(Linkin Park)。我觉得做一支乐队会特别嗨,站在舞台那种歇斯底里的感觉,能完全释放自己,我一下子就被那种东西吸引了,爱上了摇滚乐。后来特别幸运遇到了志同道合的伙伴,先是遇到了我们的贝斯手,他是我的学长,比我大一级,后来我们就组建了一个校园乐队。

  Q:成名之前你所在的乐队是死亡金属风格,那是你喜欢的风格吗?为什么?现在还会延续这种风格吗?

  A:准确地说是旋律死亡金属。我自己非常喜欢,比较重型的音乐。不过现在的我听的音乐风格会更多了,譬如爵士、舞曲也在听。

  Q:喜欢摇滚乐,但后来怎么会考入中国戏曲学院,你学的是什么专业?大学生活有怎样的回忆?

  A:高中是读上戏附中,然后就是参加艺考,后来就考到了中国戏曲学院,大学读的是导演系的影视表演专业。大学生活,大一、大二就是上课,排话剧,到大三的时候差不多就在外面拍戏,开始了社会实践。

  Q:现在你个人的音乐定位是怎样的?

  A:在自己的音乐中有摇滚的元素,能把摇滚的精神带给大家。

  Q:你的声线很独特,有一些沙哑,你怎样使用好这把声音?

  A:保持自己的风格,每个人的嗓音和风格都不一样,所以唱出自己的风格最重要。

  Q:在Billboard颁奖礼现场有怎样难忘的见闻?

  A:在Billboard颁奖现场看到了很多国际上知名音乐人的表演,对我来说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舞台的表演力和感染力,更多的是自我鼓励。

  Q:最近还会有什么影视剧演出?想演怎样的角色?

  A:现正在北京拍摄电视剧《爱情进化论》,9月份会去匈牙利拍摄袁锦麟导演的一部特工题材电影《素人特工》。当下更想演的是适合自己的角色,9月份这部电影中饰演的角色,就还蛮有意思的,也会有打戏,是我想演的角色,哈哈哈。

  Q:做演员和歌手体验是不是不同?

  A:是的,做演员的时候,更多的是享受把握镜头的感觉,在舞台上作为歌手更多的是释放自我。

  Q:希望在今年完成怎样的愿望?

  A:希望今年能把更多好的影视和音乐作品带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