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婆婆专业户”潘虹 不愿意跟着人生流程走

2017-8-12 08:47:32

来源:每周广播电视 作者:张明旸 选稿:实习生 周舫

  正在江苏卫视热播的电视剧《我们的爱》中,“婆婆专业户”潘虹饰演外婆齐大妈,戏里演多了强势的人,戏外,潘虹调侃道:“对我这种长着一张不肯向环境低头的脸的人来说,不大愿意一辈子跟着人生流程走。”正如她所说,当年,她把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现在,她认为生活、家人是第一的,其他都是第二,“女人只要经营好小家庭,这一生就算是完胜了”。

  剧中,退休教师齐大妈失去老伴后,将所有的爱都给了外孙女。生活美满幸福时,她就陪伴外孙女快乐成长;当生活掀起惊涛骇浪时,她就为外孙女营造温暖的港湾,哪怕“委曲求全”去做保姆,被昔日亲家呼来喝去地使唤,只为了能看到外孙女。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教得了孩子,斗得了亲家,还要为女儿的婚姻指点迷津,简直操碎了心。齐大妈如同生活中大多数老人一样,平凡朴实,却有着独特的生存智慧,尽显老一辈的慈爱之心。

  近年来,潘虹的荧屏形象多为盛气凌人的婆婆妈妈,她笑言因为自己“长得强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找我的都是这样的角色,强势不是我给自己的定位,而是没有导演把温柔的、逆来顺受的、小女人的创作机会给我。我不是小鸟依人型,就算想去演柔弱的女人,几乎没有观众会相信,这样角色会失去可信性。我向来没演过逆来顺受的角色,有时自己也会审美疲劳,没人找我演慈母真的很遗憾,至少我的演艺生涯是不完整的”。话虽如此,潘虹并不觉得自己戏路窄,“幸福的家庭都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演婆婆,但并不代表人物单一,恰恰相反,能够演好不同的婆婆本身就是很大的挑战,怎么能说戏路狭窄呢?”

  潘虹那一辈的演员总不喜欢别人说自己是演艺圈的、是明星,她说还是喜欢文艺工作者这个称呼,“我们以前拍戏,都不知道什么是替身”。“保持清醒,继续前行”,是潘虹的座右铭。“我从艺这么长时间,脑子一直都挺清楚的,知道该专注的事情在哪里。演戏对我来说,虽然痛苦伤神,但有瘾,我到现在都还没有过足这个瘾。”

  现在观众越来越多地在电视剧里看到她,电影却少了,究其原因,潘虹说:“中国的文艺片太少了,电影娱乐化的成分比较重,我不适合,这些更适合年轻人。我年轻时演了《人到中年》,得到了认同。现在我愿意站在年轻演员后面,看到他们有出色的表现,我会由衷地高兴。一代演员有一代观众,一代观众也能淘汰一代演员,这是自然规律,这种轮替特别合理。”

  《人到中年》是潘虹最喜欢的一部戏,当时她才26岁,认为中年有一种唯美的理想主义色彩,是对家庭的责任和对事业的奉献。而等她真的到了中年,却发现并非如此,“中年只是茫然、遗憾、失落,我再没有可以大把大把挥霍、支配的生命,对许多未发生的事情一片茫然,而不再像年轻时充满了期待。年轻时我总想着漂泊、远嫁、走四海、看世界,现在我却希望回归,一拍完戏就赶回上海的家,和家人在一起,沧桑感才不会被放大。我每年都有几个月不工作,腾出时间专门陪陪家人,哪怕是一起吃顿饭,都能带来快乐”。

  不拍戏的时候,潘虹的生活简单有规律:早上7:30起床,游泳半小时,晚上看看书,10点睡觉。潘虹称自己是个有信仰的人,“别人眼中的我带着光环,但现实生活中的我是个普通女人,除了角色,我什么都不是。我的个性也不是风风火火的,人到了一定年龄,做好自己就够了”。潘虹自诩为标准的“上海女人”,“上海女人挺在乎自己的,不要变成工作狂,有时间就出去旅行。一天到晚披头散发在这个剧组、那个剧组串来串去,怎么会优雅?”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婆婆专业户”潘虹 不愿意跟着人生流程走

2017年8月12日 08:47 来源:每周广播电视

  正在江苏卫视热播的电视剧《我们的爱》中,“婆婆专业户”潘虹饰演外婆齐大妈,戏里演多了强势的人,戏外,潘虹调侃道:“对我这种长着一张不肯向环境低头的脸的人来说,不大愿意一辈子跟着人生流程走。”正如她所说,当年,她把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现在,她认为生活、家人是第一的,其他都是第二,“女人只要经营好小家庭,这一生就算是完胜了”。

  剧中,退休教师齐大妈失去老伴后,将所有的爱都给了外孙女。生活美满幸福时,她就陪伴外孙女快乐成长;当生活掀起惊涛骇浪时,她就为外孙女营造温暖的港湾,哪怕“委曲求全”去做保姆,被昔日亲家呼来喝去地使唤,只为了能看到外孙女。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教得了孩子,斗得了亲家,还要为女儿的婚姻指点迷津,简直操碎了心。齐大妈如同生活中大多数老人一样,平凡朴实,却有着独特的生存智慧,尽显老一辈的慈爱之心。

  近年来,潘虹的荧屏形象多为盛气凌人的婆婆妈妈,她笑言因为自己“长得强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找我的都是这样的角色,强势不是我给自己的定位,而是没有导演把温柔的、逆来顺受的、小女人的创作机会给我。我不是小鸟依人型,就算想去演柔弱的女人,几乎没有观众会相信,这样角色会失去可信性。我向来没演过逆来顺受的角色,有时自己也会审美疲劳,没人找我演慈母真的很遗憾,至少我的演艺生涯是不完整的”。话虽如此,潘虹并不觉得自己戏路窄,“幸福的家庭都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演婆婆,但并不代表人物单一,恰恰相反,能够演好不同的婆婆本身就是很大的挑战,怎么能说戏路狭窄呢?”

  潘虹那一辈的演员总不喜欢别人说自己是演艺圈的、是明星,她说还是喜欢文艺工作者这个称呼,“我们以前拍戏,都不知道什么是替身”。“保持清醒,继续前行”,是潘虹的座右铭。“我从艺这么长时间,脑子一直都挺清楚的,知道该专注的事情在哪里。演戏对我来说,虽然痛苦伤神,但有瘾,我到现在都还没有过足这个瘾。”

  现在观众越来越多地在电视剧里看到她,电影却少了,究其原因,潘虹说:“中国的文艺片太少了,电影娱乐化的成分比较重,我不适合,这些更适合年轻人。我年轻时演了《人到中年》,得到了认同。现在我愿意站在年轻演员后面,看到他们有出色的表现,我会由衷地高兴。一代演员有一代观众,一代观众也能淘汰一代演员,这是自然规律,这种轮替特别合理。”

  《人到中年》是潘虹最喜欢的一部戏,当时她才26岁,认为中年有一种唯美的理想主义色彩,是对家庭的责任和对事业的奉献。而等她真的到了中年,却发现并非如此,“中年只是茫然、遗憾、失落,我再没有可以大把大把挥霍、支配的生命,对许多未发生的事情一片茫然,而不再像年轻时充满了期待。年轻时我总想着漂泊、远嫁、走四海、看世界,现在我却希望回归,一拍完戏就赶回上海的家,和家人在一起,沧桑感才不会被放大。我每年都有几个月不工作,腾出时间专门陪陪家人,哪怕是一起吃顿饭,都能带来快乐”。

  不拍戏的时候,潘虹的生活简单有规律:早上7:30起床,游泳半小时,晚上看看书,10点睡觉。潘虹称自己是个有信仰的人,“别人眼中的我带着光环,但现实生活中的我是个普通女人,除了角色,我什么都不是。我的个性也不是风风火火的,人到了一定年龄,做好自己就够了”。潘虹自诩为标准的“上海女人”,“上海女人挺在乎自己的,不要变成工作狂,有时间就出去旅行。一天到晚披头散发在这个剧组、那个剧组串来串去,怎么会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