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了不起的匠人》 他们最幸福

2017-8-13 08:20:40

来源:《上海电视》周刊 作者:韩松落 选稿:实习生 周舫

  幸福,在不同年代,不同人身上,有不同的定义,即便同一个人,在一天的不同时刻,也会对幸福有不同的要求。看了《了不起的匠人》第二季之后,我觉得,一生能做一件喜欢的事,把这件事做好,就是幸福。

  十二集,每集十五分钟,展示一位匠人和他的手艺,黎陶、蜀锦、铜炉、黄蚕丝织、汉服、古纸、榫卯、漆器、响仁和鼓、松烟墨、蔺草编、德格印经院刻经。他们所在的地方,遍布中国各地,从海南、台湾、香港、上海、徽州,到青藏高原的德格。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在镜头前。

  在《了不起的匠人》里,最不能忽略的角色,就是时间。在台鼓匠人王锡坤那里当徒弟,真正能做出像样的鼓,需要十年。我也曾想过,这些手艺,这些规矩,其实都发生在工业不发达的年代,是因为时代的局限而产生的,它们是人类的权宜之计,在更好的技术出现之后,本应退场,在我们这个时代,它更像是奇观,是残留的仪式。但它们本来就不是奔着实用而去的,它们更像是神性的证据,是神性的仪式。是用生命所做的祭祀,用时间刻下来的记忆。可能在所谓理性之外,但也未尝不是另一种理性,它让人有精神的原乡,免于精神的匮乏,在和人工智能的斗争中暂时获得胜利。那些匠人的幸福,正是由此而生。他们把这些事视为信仰,无视时局动荡,经济起伏,无视无人超市开张。

  尽管,这个世界,正如京特·安德斯所说的那样,正在“没有我们而自己变化”,并终将“变化到不需要我们”。他们已经在各自的手艺里幸福度过一生,不管此后洪水滔滔。

  既然是以“美”为题,《了不起的匠人》自身也要美。十二集短片,文字脚本优美,画面讲究,剪辑精致。

  更何况,还有林志玲清甜的声音,和胡德夫的《无涯》。每到片尾,《无涯》响起,都免不了心中激荡:当我回首俯低/日月自我指尖消落/江海萧瑟/茫茫的天涯苍茫了何人的归路/天涯无涯/我是跨越无涯的一则传说。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了不起的匠人》 他们最幸福

2017年8月13日 08:20 来源:《上海电视》周刊

  幸福,在不同年代,不同人身上,有不同的定义,即便同一个人,在一天的不同时刻,也会对幸福有不同的要求。看了《了不起的匠人》第二季之后,我觉得,一生能做一件喜欢的事,把这件事做好,就是幸福。

  十二集,每集十五分钟,展示一位匠人和他的手艺,黎陶、蜀锦、铜炉、黄蚕丝织、汉服、古纸、榫卯、漆器、响仁和鼓、松烟墨、蔺草编、德格印经院刻经。他们所在的地方,遍布中国各地,从海南、台湾、香港、上海、徽州,到青藏高原的德格。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在镜头前。

  在《了不起的匠人》里,最不能忽略的角色,就是时间。在台鼓匠人王锡坤那里当徒弟,真正能做出像样的鼓,需要十年。我也曾想过,这些手艺,这些规矩,其实都发生在工业不发达的年代,是因为时代的局限而产生的,它们是人类的权宜之计,在更好的技术出现之后,本应退场,在我们这个时代,它更像是奇观,是残留的仪式。但它们本来就不是奔着实用而去的,它们更像是神性的证据,是神性的仪式。是用生命所做的祭祀,用时间刻下来的记忆。可能在所谓理性之外,但也未尝不是另一种理性,它让人有精神的原乡,免于精神的匮乏,在和人工智能的斗争中暂时获得胜利。那些匠人的幸福,正是由此而生。他们把这些事视为信仰,无视时局动荡,经济起伏,无视无人超市开张。

  尽管,这个世界,正如京特·安德斯所说的那样,正在“没有我们而自己变化”,并终将“变化到不需要我们”。他们已经在各自的手艺里幸福度过一生,不管此后洪水滔滔。

  既然是以“美”为题,《了不起的匠人》自身也要美。十二集短片,文字脚本优美,画面讲究,剪辑精致。

  更何况,还有林志玲清甜的声音,和胡德夫的《无涯》。每到片尾,《无涯》响起,都免不了心中激荡:当我回首俯低/日月自我指尖消落/江海萧瑟/茫茫的天涯苍茫了何人的归路/天涯无涯/我是跨越无涯的一则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