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王耀庆:总裁心里的小兔子

2017-5-19 15:19:12

来源:《上海电视》周刊 作者:迟洁 选稿:王一茗

  知乎上有一个关于王耀庆的问答很有意思——“如何评价王耀庆的演技?”“少见的说台湾腔在戏里不让人反感的台湾演员,看他的都市戏很舒服,有自己的节奏。”

  是的,这是大多数人对王耀庆的综合印象,当然,他还有被网友特封的标签,比如“王耀庆是全中国最适合演有钱人的男人”,再如“一说到职场精英就自动代入王耀庆的脸”,除却角色给予个既定印象外,他本人成熟冷静又温润内敛的气场,亦是重要原因。不过,他在影视剧中都是职场金领或白手起家的富豪,你若说他演的是富二代,他会玩笑般反驳:“我什么时候演过富二代,我可能去过负二层。”

  “特别有钱”,早就实现了无数个小目标

  作为“霸道总裁高富帅专业户”,王耀庆的特质最早是被滕华涛发现的,“真正能准确演绎职场高层白领的演员在中国大陆是非常少的,所以看见王耀庆的时候我们很惊喜。”

  《失恋33天》中的婚庆豪客魏依然、《小爸爸》中的金牌海归律师泰勒、《浮沉》中的销售总监陆帆、《好先生》里的深情总裁江浩坤……这一系列角色,slogan就是一个字——“壕”!无一不风度翩翩、霸道贵气,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眼神就能掌控一切,不知道实现了多少个一个亿的“小目标”。

  5月19日上映的新片《抢红》中,王耀庆亦是“你想象不到的有钱”,“我在法国有酒庄,东北有矿场”。这是一部黎明首执导筒、黄建新监制的夺宝枪战电影。片中,张涵予是王耀庆的司机,受王耀庆利诱,答应亲赴法国邀请义弟(黎明饰)帮忙参加天价红酒“酒神”的竞拍。结果在拍卖现场,张涵予意外发现指使自己来参加拍卖会的王耀庆也在现场成为另一路竞拍买家,并且和他形同陌路,这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和阴谋?

  电影上映前一周,5月11日,他和应采儿、潘之琳、魏千翔主演的职场励志剧《职场是个技术活》在北京卫视播出,完成大银幕小荧屏的霸屏模式。剧中,他是化妆品龙头集团总裁,具有一切总裁该有的冷酷霸道,更get了剑道、拳击、马术、登山等多项运动技巧,在应采儿和潘之琳两个美女的穷追不舍中左右为难。

  成熟沉稳,懂得世故却又不流于世故

  王耀庆的身上有职场精英所拥有的一切特质——绅士、斯文、得体、理性,受过良好教育,仿佛脸上就写着专业和权威。

  他是细节控,在戏里的西装,几乎所有,都是自掏腰包定做的私服,他说:“西装,它就必须是定制的。所有的细节包括观众看得到跟看不到的部分,都必须存在。包括我兜里面插着支笔,观众是看不到的,但那支笔也必然不会是一支铅笔或者圆珠笔。它是一支万宝龙的笔,必须要符合角色身份跟职业的特性。”这一点,足以证明他对角色的态度。2014年在《产科医生》中出演海归的产科主任,他专门去配了一副价格不菲的眼镜来增加角色的专业感。还有,他在戏里抽雪茄的姿势自然妥帖,一看就不是临时装一下的效果,因为生活中,抽雪茄是他的一大爱好,曾自曝“一半的收入交给太太,一半的收入交给雪茄”。

  不过,高情商的王耀庆,在被问及《抢红》中抽雪茄的设定是他建议导演黎明的,还是黎明自己决定时,他秒回:“这部电影所有呈现都是导演的设计,这是一部导演作品。”在他眼里,黎明做导演很有章法,“他很清楚演员以及角色的状态,然后会用最舒服的方式拍出来,并给予演员自有的发挥空间。”

  发布会上请他吐槽导演,他继续“明目张胆”地夸,之后王顾左右而言他,有趣点有细节,让人不由自主想听下去:“导演在我所认识的人里面是最聪明的,没有之一。如果真的让我吐槽,我得吐槽今天没来那个(张涵予),你知道涵予哥拍戏的时候一整天跟我只说一句话,第一句话就是你看那个雪茄不错,那是什么牌的?然后我说什么牌的,挺好挺好。然后明天来也是,你昨天那个雪茄不错,什么牌的?挺好挺好。没有了。”

  舞台一哥,铁打的王耀庆流水的“影后”

  王耀庆毕业于台湾辅仁大学大众传播学院影像传播系,1995年出演电视剧《水晶花》出道,2006年在256集的长剧《天下第一味》担纲主演,该剧当年在台湾收视夺冠的同时,更拿下连续剧金钟奖最佳行销奖。

  在台湾发展期间,王耀庆上过很多综艺节目,因为他玩节目特别投入特别疯,绰号“疯狗庆”。玩惩罚型游戏,别人遇到女生都会手下留情,他却像个大孩子全情投入,有的女明星知道要和他玩游戏就表示压力很大,小甜甜就被打过不少回,特别怕他。作为麻将高手,上徐乃麟主持的麻将节目《至尊百家乐》时,所有嘉宾都说:有王耀庆在,我们就完了。然后他一脸无辜地问:“为什么啊?”

  彼时的王耀庆,尚未显现精英气质,但逗比的种子,早已深种。他的霸道总裁气质,是变成林奕华御用男主角之后开始现出端倪的。拍《天下第一味》那会儿,王耀庆就觉得:“这些电视剧没有任何含金量,就是给电视台赚钱,没有太多教育意义,我应该做些对社会有正面影响的事情。”2006年,儿子出生后,他离开原来的工作环境,开始跟林奕华合作舞台剧,一开始就是5年,从《水浒传》到《华丽上班族之生活与生存》(2008)、《男人与女人之战争与和平》(2009)、《命运建筑师之远大前程》(2010)、《红娘的异想世界之在西厢》(2011),他分别和张艾嘉、李心洁、刘若英三大“影后”合作,铁打的王耀庆,流水的“影后”,在台湾,他是话剧界当之无愧的一哥。张艾嘉评价,王耀庆的表演“流畅自如”。那会儿,粉丝叫他“员外”或“老爷”,因为王耀庆排舞台剧的时候,特别大方总是请客。

  其实,到现在,他还是深爱舞台剧,他说自己“喜欢舞台剧的纯粹”,“连续几个月你在舞台上重复一个角色,有机会可以把某一种情绪,某一句台词做到它最正确的样子。舞台剧是可以再三打磨的,但是影视剧是消费性的,你要很快进入状态,要保证进度,对演员来说其实是一种消耗。”

  风趣逗比,霸道总裁的另类打开方式

  腹黑禁欲系霸道总裁是一种打开方式,但王耀庆还有另一种打开方式——脑回路不一样的烟火,男神的外表下也有一颗男神经的心。

  比方说,有人问他:“为什么你大多数作品的角色都是富二代、土豪,像《失恋33天》里那种比较有钱的贵公子?”他笑:“我什么时候演过富二代,我可能去过负二层。《失恋33天》里面,我爸爸也没钱。”你的精英气质是怎么养成的?答:“多吃蔬菜。”你在荧屏演过落魄角色吗?答:“演过,就是在地上爬着跟狗抢东西吃的那个戏,那是很久以前。我真的是运气还挺好的,在办公室里拍戏坐着把钱挣了,就不用在地上打滚了。”

  再比方说,《抢红》发布会上,张涵予和黎明这对片中的义兄弟组合被主演们评为“最佳CP”,王耀庆的补刀理由很“冷”:“因为黎明知道张涵予喜欢吃软的。”

  他会吐槽自己的伯乐林奕华“是个话痨”,“因为他的戏太长了。如果我们今天@一个话题#看林奕华话剧得痔疮应该理赔#,应该会有很多人加入这个群组。”

  被问及为什么很少演古装戏时,他一本正经的回答让人忍俊不禁:“我演古装戏有硬伤。因为我的脸很长,再戴个头套就更大了。每次跟女主角放在一块儿,就像是侏罗纪公园里面暴龙找到食物的那种感觉,完全就没法拍特写——这牵扯到比例的问题,这是硬伤。”

  曾被记者询问生活中的爱好,他想了几秒,只吐出一个字——“宅”。再被追问,他又想了想,“我特别愿意告诉你说我平时是插插花、弹弹琵琶、画画国画之类的,但是没人信啊。”停了停,继续自嗨,“我也想说我喜欢攀岩、冲浪、跳伞这些极限运动啊,但也没人信。”最后总结:“我平常也就喜欢打打篮球吧,喜欢在家打电动。”

  他演过的霸道总裁总是气场强大口若悬河的,但生活中的他也是这样吗?他却说“不”,“我多数时候其实不太跟人家交流。我如果喜欢或善于交际,我就不需要找经纪公司了。”他举的例子依旧很“冷”:“比如我跟张惠妹老师聊得非常愉快,是因为我们两个有共同的兴趣,我们都喜欢抽雪茄。但是她如果聊得特别开心忽然说:‘我昨天收了一个古佛,你看这佛怎么样?’我就开始进入待机状态,然后她想想就会说:‘那个……还是聊回雪茄。’”

  在铁岭拍戏,路过广场,看到一群阿姨跳舞,他还会欢快地加入,一起手舞足蹈,“跳的是《小苹果》,为什么《小苹果》特别火?在我听来,十首歌都一样的。”嗯?你能想象穿着西装、夹着雪茄的霸道总裁和阿姨们一起在广场跳《小苹果》吗?

  工作之外,与娱乐圈保持适当的距离

  王耀庆演的霸道总裁,在运筹帷幄挥斥方遒的凌厉之外,还有温润的暖男气场。对他人皆可霸道,唯独对心爱的女人极致温柔。这种反差萌神马的最吸粉了,无数挑剔的女观众都想给他生猴子。戏剧来自于生活,而生活中的他,亦如是。

  他的家庭幸福稳定,他和太太郭晏青小学四年级就认识、初中同校、高中同班,大学一度失去联系,王耀庆工作一年后又重逢,随后结婚生子。拍《产科医生》时,他就说自己对于产妇生产的过程不陌生,因为他的两个儿子出生时他都在产房陪太太。2006年3月,当时还是新手爸爸的王耀庆上过《康熙来了》分享经验,示范怎么抱孩子。如今他来大陆拍戏,每天都要给太太和孩子打电话,“每年固定的暑假和春节,我是一定要在家的,就是尽可能规划出来时间跟家人相处。”他在家的时候,为了让孩子们学英文,他就跟他们一起进行单词比赛;为了和孩子打成一片,他陪他们打电动,“他们打不死的怪物,我上去就打死了,他们就觉得我好帅。”

  他不爱喝酒,因为“醉酒后的状态无法控制”;他不去夜店,觉得“去夜店是一件很空虚的事情”。他只要回到台北,不去诚品书店就焦虑,从高中开始至今二十多年,只要有时间,永远在做的三件事情是阅读、整理衣柜和锻炼。他不开微博,因为“不喜欢看八卦,我也不希望别人介入我的私领域,窥探人的隐私是人性中很阴暗和丑陋的部分”,“我所有的努力在作品中,希望通过作品跟大家交流。”他不参加真人秀,曾拒绝过《爸爸去哪儿》的邀约,因为“这样的工作或多或少会影响到我扮演的角色”,别人眼中“既可以陪孩子又兼顾工作的好事”,他就觉得:“为什么要兼顾?成为演员是我的工作,并不是他们要兼顾的。在他们这年纪,唯一要做的就是快快乐乐学习跟成长。”他不认为上这样的亲子真人秀,孩子只要去玩就可以,因为“我上大学的第一堂课,老师告诉我说,所有你看到的影像,它都是人为的,它都存在创作者的意志。所以没有任何一个画面是所谓的真理。”

  他希望自己和娱乐圈保持适当的距离,“娱乐是一种并不用太费脑子的事情,但是很多时候,你的表演是需要透过思考去体会的。我希望隔离出一段距离,让别人能够专注放在你的作品上面。至于个人,我觉得其实我很无趣的,我也没有什么文化也没有什么才艺,大家还是通过作品来接触我吧。”

  《失恋33天》是一部神奇的“出轨”系电影,你懂的;看来,王耀庆,是该出轨军团的“幸存者”。

  云淡风轻,盼自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演了数不清的精英角色,站在食物链顶端,穿高定熨帖的西装,却在大多数时间内,都是那个在女主背后默默呵护发光的男二。对此,王耀庆自己很淡然:“每一个角色都是独立的个体,只有角色的不同,没有所谓的主角与配角,怎么样把自己的角色做好,这是唯一要仔细考虑的。”工作就是自己真正的兴趣,这样就已经非常满足了,他对名利并不在意,确信自己“不会红”,“这样想很好啊,不然如果一个人天天想着:我明明就演得比那个傻x好,为什么我没比ta红?这样的挣扎很没意思啊。”至于舆论,他亦不想多理会,“我特别愿意相信,当有100个人喜爱我的同时也一定存在着100个人不喜欢我。所谓的网友,隐藏在一个代号之后,其实是谁呢?他真的对你的生命很重要吗?你的人生就建立在别人的评价里吗?我希望自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希望自己能真正的认识自己,否则就算所有人都给你点赞,你就真的很牛x吗?”

  他强调“人贵自知”,这是自己进步的本源,“认清自己,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只有如此,你才会明白目标在何处,找到达成它的方法,为之完善自己,弥补不足。归根结底,动力从不是来自外界,它一定是源自内心的。当你已经满足了内心真正所需,那些外界评价的肯定与否就不重要了。”并且,这样才会比较容易满足和幸福,“当你清醒的时候,你真的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然后要往哪里去的时候,就是幸福的时候。”

  声音的魅力

  在《朗读者》、《见字如面》中,更多人发现了王耀庆声音的魅力。会演戏的人,就连站着朗诵都有味道。当他站在台上,每一次都像是一场以他为主角的舞台剧,他通过体会写信人当时的情感来演绎,有许多设计的小细节,与其说他在朗诵,不如说他在扮演写作的人。

  上《朗读者》,他节选了扬·马特尔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献给自己的爷爷,因为当少年pi和理查德·帕克终于上岸,面对全新的无限生机时,理查德·帕克消失在丛林,少年派因为没有告别的机会嚎啕大哭。这让王耀庆想起了爷爷,“我的爷爷是一个很可爱的人,在还没有开放探亲的时候,奶奶就帮爷爷找到了他的妈妈,然后爷爷花了一年时间准备,终于在第二年的四月份鼓足勇气回到了山东,然而他的妈妈却在二月份走了,他没能赶上,就这样失去了一个跟妈妈说再见的机会。”当他眼眶泛红声情并茂地朗读时,就像在替爷爷向太奶奶郑重地告别。

  明年年初,王耀庆还将和台湾的交响乐团诠释《培尔·金特》,“我在其中既是旁白也是主角,更是用声音去扮演着一把乐器,一人饰多角,会是非常过瘾的经历。”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王耀庆:总裁心里的小兔子

2017年5月19日 15:19 来源:《上海电视》周刊

  知乎上有一个关于王耀庆的问答很有意思——“如何评价王耀庆的演技?”“少见的说台湾腔在戏里不让人反感的台湾演员,看他的都市戏很舒服,有自己的节奏。”

  是的,这是大多数人对王耀庆的综合印象,当然,他还有被网友特封的标签,比如“王耀庆是全中国最适合演有钱人的男人”,再如“一说到职场精英就自动代入王耀庆的脸”,除却角色给予个既定印象外,他本人成熟冷静又温润内敛的气场,亦是重要原因。不过,他在影视剧中都是职场金领或白手起家的富豪,你若说他演的是富二代,他会玩笑般反驳:“我什么时候演过富二代,我可能去过负二层。”

  “特别有钱”,早就实现了无数个小目标

  作为“霸道总裁高富帅专业户”,王耀庆的特质最早是被滕华涛发现的,“真正能准确演绎职场高层白领的演员在中国大陆是非常少的,所以看见王耀庆的时候我们很惊喜。”

  《失恋33天》中的婚庆豪客魏依然、《小爸爸》中的金牌海归律师泰勒、《浮沉》中的销售总监陆帆、《好先生》里的深情总裁江浩坤……这一系列角色,slogan就是一个字——“壕”!无一不风度翩翩、霸道贵气,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眼神就能掌控一切,不知道实现了多少个一个亿的“小目标”。

  5月19日上映的新片《抢红》中,王耀庆亦是“你想象不到的有钱”,“我在法国有酒庄,东北有矿场”。这是一部黎明首执导筒、黄建新监制的夺宝枪战电影。片中,张涵予是王耀庆的司机,受王耀庆利诱,答应亲赴法国邀请义弟(黎明饰)帮忙参加天价红酒“酒神”的竞拍。结果在拍卖现场,张涵予意外发现指使自己来参加拍卖会的王耀庆也在现场成为另一路竞拍买家,并且和他形同陌路,这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和阴谋?

  电影上映前一周,5月11日,他和应采儿、潘之琳、魏千翔主演的职场励志剧《职场是个技术活》在北京卫视播出,完成大银幕小荧屏的霸屏模式。剧中,他是化妆品龙头集团总裁,具有一切总裁该有的冷酷霸道,更get了剑道、拳击、马术、登山等多项运动技巧,在应采儿和潘之琳两个美女的穷追不舍中左右为难。

  成熟沉稳,懂得世故却又不流于世故

  王耀庆的身上有职场精英所拥有的一切特质——绅士、斯文、得体、理性,受过良好教育,仿佛脸上就写着专业和权威。

  他是细节控,在戏里的西装,几乎所有,都是自掏腰包定做的私服,他说:“西装,它就必须是定制的。所有的细节包括观众看得到跟看不到的部分,都必须存在。包括我兜里面插着支笔,观众是看不到的,但那支笔也必然不会是一支铅笔或者圆珠笔。它是一支万宝龙的笔,必须要符合角色身份跟职业的特性。”这一点,足以证明他对角色的态度。2014年在《产科医生》中出演海归的产科主任,他专门去配了一副价格不菲的眼镜来增加角色的专业感。还有,他在戏里抽雪茄的姿势自然妥帖,一看就不是临时装一下的效果,因为生活中,抽雪茄是他的一大爱好,曾自曝“一半的收入交给太太,一半的收入交给雪茄”。

  不过,高情商的王耀庆,在被问及《抢红》中抽雪茄的设定是他建议导演黎明的,还是黎明自己决定时,他秒回:“这部电影所有呈现都是导演的设计,这是一部导演作品。”在他眼里,黎明做导演很有章法,“他很清楚演员以及角色的状态,然后会用最舒服的方式拍出来,并给予演员自有的发挥空间。”

  发布会上请他吐槽导演,他继续“明目张胆”地夸,之后王顾左右而言他,有趣点有细节,让人不由自主想听下去:“导演在我所认识的人里面是最聪明的,没有之一。如果真的让我吐槽,我得吐槽今天没来那个(张涵予),你知道涵予哥拍戏的时候一整天跟我只说一句话,第一句话就是你看那个雪茄不错,那是什么牌的?然后我说什么牌的,挺好挺好。然后明天来也是,你昨天那个雪茄不错,什么牌的?挺好挺好。没有了。”

  舞台一哥,铁打的王耀庆流水的“影后”

  王耀庆毕业于台湾辅仁大学大众传播学院影像传播系,1995年出演电视剧《水晶花》出道,2006年在256集的长剧《天下第一味》担纲主演,该剧当年在台湾收视夺冠的同时,更拿下连续剧金钟奖最佳行销奖。

  在台湾发展期间,王耀庆上过很多综艺节目,因为他玩节目特别投入特别疯,绰号“疯狗庆”。玩惩罚型游戏,别人遇到女生都会手下留情,他却像个大孩子全情投入,有的女明星知道要和他玩游戏就表示压力很大,小甜甜就被打过不少回,特别怕他。作为麻将高手,上徐乃麟主持的麻将节目《至尊百家乐》时,所有嘉宾都说:有王耀庆在,我们就完了。然后他一脸无辜地问:“为什么啊?”

  彼时的王耀庆,尚未显现精英气质,但逗比的种子,早已深种。他的霸道总裁气质,是变成林奕华御用男主角之后开始现出端倪的。拍《天下第一味》那会儿,王耀庆就觉得:“这些电视剧没有任何含金量,就是给电视台赚钱,没有太多教育意义,我应该做些对社会有正面影响的事情。”2006年,儿子出生后,他离开原来的工作环境,开始跟林奕华合作舞台剧,一开始就是5年,从《水浒传》到《华丽上班族之生活与生存》(2008)、《男人与女人之战争与和平》(2009)、《命运建筑师之远大前程》(2010)、《红娘的异想世界之在西厢》(2011),他分别和张艾嘉、李心洁、刘若英三大“影后”合作,铁打的王耀庆,流水的“影后”,在台湾,他是话剧界当之无愧的一哥。张艾嘉评价,王耀庆的表演“流畅自如”。那会儿,粉丝叫他“员外”或“老爷”,因为王耀庆排舞台剧的时候,特别大方总是请客。

  其实,到现在,他还是深爱舞台剧,他说自己“喜欢舞台剧的纯粹”,“连续几个月你在舞台上重复一个角色,有机会可以把某一种情绪,某一句台词做到它最正确的样子。舞台剧是可以再三打磨的,但是影视剧是消费性的,你要很快进入状态,要保证进度,对演员来说其实是一种消耗。”

  风趣逗比,霸道总裁的另类打开方式

  腹黑禁欲系霸道总裁是一种打开方式,但王耀庆还有另一种打开方式——脑回路不一样的烟火,男神的外表下也有一颗男神经的心。

  比方说,有人问他:“为什么你大多数作品的角色都是富二代、土豪,像《失恋33天》里那种比较有钱的贵公子?”他笑:“我什么时候演过富二代,我可能去过负二层。《失恋33天》里面,我爸爸也没钱。”你的精英气质是怎么养成的?答:“多吃蔬菜。”你在荧屏演过落魄角色吗?答:“演过,就是在地上爬着跟狗抢东西吃的那个戏,那是很久以前。我真的是运气还挺好的,在办公室里拍戏坐着把钱挣了,就不用在地上打滚了。”

  再比方说,《抢红》发布会上,张涵予和黎明这对片中的义兄弟组合被主演们评为“最佳CP”,王耀庆的补刀理由很“冷”:“因为黎明知道张涵予喜欢吃软的。”

  他会吐槽自己的伯乐林奕华“是个话痨”,“因为他的戏太长了。如果我们今天@一个话题#看林奕华话剧得痔疮应该理赔#,应该会有很多人加入这个群组。”

  被问及为什么很少演古装戏时,他一本正经的回答让人忍俊不禁:“我演古装戏有硬伤。因为我的脸很长,再戴个头套就更大了。每次跟女主角放在一块儿,就像是侏罗纪公园里面暴龙找到食物的那种感觉,完全就没法拍特写——这牵扯到比例的问题,这是硬伤。”

  曾被记者询问生活中的爱好,他想了几秒,只吐出一个字——“宅”。再被追问,他又想了想,“我特别愿意告诉你说我平时是插插花、弹弹琵琶、画画国画之类的,但是没人信啊。”停了停,继续自嗨,“我也想说我喜欢攀岩、冲浪、跳伞这些极限运动啊,但也没人信。”最后总结:“我平常也就喜欢打打篮球吧,喜欢在家打电动。”

  他演过的霸道总裁总是气场强大口若悬河的,但生活中的他也是这样吗?他却说“不”,“我多数时候其实不太跟人家交流。我如果喜欢或善于交际,我就不需要找经纪公司了。”他举的例子依旧很“冷”:“比如我跟张惠妹老师聊得非常愉快,是因为我们两个有共同的兴趣,我们都喜欢抽雪茄。但是她如果聊得特别开心忽然说:‘我昨天收了一个古佛,你看这佛怎么样?’我就开始进入待机状态,然后她想想就会说:‘那个……还是聊回雪茄。’”

  在铁岭拍戏,路过广场,看到一群阿姨跳舞,他还会欢快地加入,一起手舞足蹈,“跳的是《小苹果》,为什么《小苹果》特别火?在我听来,十首歌都一样的。”嗯?你能想象穿着西装、夹着雪茄的霸道总裁和阿姨们一起在广场跳《小苹果》吗?

  工作之外,与娱乐圈保持适当的距离

  王耀庆演的霸道总裁,在运筹帷幄挥斥方遒的凌厉之外,还有温润的暖男气场。对他人皆可霸道,唯独对心爱的女人极致温柔。这种反差萌神马的最吸粉了,无数挑剔的女观众都想给他生猴子。戏剧来自于生活,而生活中的他,亦如是。

  他的家庭幸福稳定,他和太太郭晏青小学四年级就认识、初中同校、高中同班,大学一度失去联系,王耀庆工作一年后又重逢,随后结婚生子。拍《产科医生》时,他就说自己对于产妇生产的过程不陌生,因为他的两个儿子出生时他都在产房陪太太。2006年3月,当时还是新手爸爸的王耀庆上过《康熙来了》分享经验,示范怎么抱孩子。如今他来大陆拍戏,每天都要给太太和孩子打电话,“每年固定的暑假和春节,我是一定要在家的,就是尽可能规划出来时间跟家人相处。”他在家的时候,为了让孩子们学英文,他就跟他们一起进行单词比赛;为了和孩子打成一片,他陪他们打电动,“他们打不死的怪物,我上去就打死了,他们就觉得我好帅。”

  他不爱喝酒,因为“醉酒后的状态无法控制”;他不去夜店,觉得“去夜店是一件很空虚的事情”。他只要回到台北,不去诚品书店就焦虑,从高中开始至今二十多年,只要有时间,永远在做的三件事情是阅读、整理衣柜和锻炼。他不开微博,因为“不喜欢看八卦,我也不希望别人介入我的私领域,窥探人的隐私是人性中很阴暗和丑陋的部分”,“我所有的努力在作品中,希望通过作品跟大家交流。”他不参加真人秀,曾拒绝过《爸爸去哪儿》的邀约,因为“这样的工作或多或少会影响到我扮演的角色”,别人眼中“既可以陪孩子又兼顾工作的好事”,他就觉得:“为什么要兼顾?成为演员是我的工作,并不是他们要兼顾的。在他们这年纪,唯一要做的就是快快乐乐学习跟成长。”他不认为上这样的亲子真人秀,孩子只要去玩就可以,因为“我上大学的第一堂课,老师告诉我说,所有你看到的影像,它都是人为的,它都存在创作者的意志。所以没有任何一个画面是所谓的真理。”

  他希望自己和娱乐圈保持适当的距离,“娱乐是一种并不用太费脑子的事情,但是很多时候,你的表演是需要透过思考去体会的。我希望隔离出一段距离,让别人能够专注放在你的作品上面。至于个人,我觉得其实我很无趣的,我也没有什么文化也没有什么才艺,大家还是通过作品来接触我吧。”

  《失恋33天》是一部神奇的“出轨”系电影,你懂的;看来,王耀庆,是该出轨军团的“幸存者”。

  云淡风轻,盼自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演了数不清的精英角色,站在食物链顶端,穿高定熨帖的西装,却在大多数时间内,都是那个在女主背后默默呵护发光的男二。对此,王耀庆自己很淡然:“每一个角色都是独立的个体,只有角色的不同,没有所谓的主角与配角,怎么样把自己的角色做好,这是唯一要仔细考虑的。”工作就是自己真正的兴趣,这样就已经非常满足了,他对名利并不在意,确信自己“不会红”,“这样想很好啊,不然如果一个人天天想着:我明明就演得比那个傻x好,为什么我没比ta红?这样的挣扎很没意思啊。”至于舆论,他亦不想多理会,“我特别愿意相信,当有100个人喜爱我的同时也一定存在着100个人不喜欢我。所谓的网友,隐藏在一个代号之后,其实是谁呢?他真的对你的生命很重要吗?你的人生就建立在别人的评价里吗?我希望自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希望自己能真正的认识自己,否则就算所有人都给你点赞,你就真的很牛x吗?”

  他强调“人贵自知”,这是自己进步的本源,“认清自己,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只有如此,你才会明白目标在何处,找到达成它的方法,为之完善自己,弥补不足。归根结底,动力从不是来自外界,它一定是源自内心的。当你已经满足了内心真正所需,那些外界评价的肯定与否就不重要了。”并且,这样才会比较容易满足和幸福,“当你清醒的时候,你真的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然后要往哪里去的时候,就是幸福的时候。”

  声音的魅力

  在《朗读者》、《见字如面》中,更多人发现了王耀庆声音的魅力。会演戏的人,就连站着朗诵都有味道。当他站在台上,每一次都像是一场以他为主角的舞台剧,他通过体会写信人当时的情感来演绎,有许多设计的小细节,与其说他在朗诵,不如说他在扮演写作的人。

  上《朗读者》,他节选了扬·马特尔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献给自己的爷爷,因为当少年pi和理查德·帕克终于上岸,面对全新的无限生机时,理查德·帕克消失在丛林,少年派因为没有告别的机会嚎啕大哭。这让王耀庆想起了爷爷,“我的爷爷是一个很可爱的人,在还没有开放探亲的时候,奶奶就帮爷爷找到了他的妈妈,然后爷爷花了一年时间准备,终于在第二年的四月份鼓足勇气回到了山东,然而他的妈妈却在二月份走了,他没能赶上,就这样失去了一个跟妈妈说再见的机会。”当他眼眶泛红声情并茂地朗读时,就像在替爷爷向太奶奶郑重地告别。

  明年年初,王耀庆还将和台湾的交响乐团诠释《培尔·金特》,“我在其中既是旁白也是主角,更是用声音去扮演着一把乐器,一人饰多角,会是非常过瘾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