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杜绝“假征婚” 海量面试故事多

2017-2-17 17:23:48

来源:每周广播电视 作者:李晓雅 选稿:王一茗

老外石榴牵手

台湾民宿老板

  舞台上,俊男靓女们带着爸妈找对象,掀起电视相亲新热潮;舞台下,编导们要面临数万份报名表、数千次面试,必须练就一双“火眼金睛”。

  剔除“假父母”杜绝“演戏”

  《中国式相亲》的招募信息一经发布,大量报名信息随即涌入,对导演组而言这不仅意味着巨大的工作量,也因为承担了很多当事人及父母的心愿而责任重大,所以对于信息处理,导演组显得非常谨慎。

  为了能在数万份报名表中好中选优,尽可能保证真正有需求的嘉宾不被轻易错过,节目组在初筛阶段尽可能多地进行电话回访,平均每人每天都要打几十通电话,并为接下来的实地面试、家访考察作准备。自去年10月至年前,面试导演一直在全国10多个城市奔波,原有的15组导演也增加至17组,以应对海量面试。

  “伪单身”、“假父母”,这是面试时特别需要剔除的,为此有些导演专门拜师中国政法大学微反应研究小组组长姜振宇,学习“微表情”,在面试时通过视线的方向、眨眼蹙眉等表情变化寻找蛛丝马迹,判断嘉宾所述内容的真假。

  节目走红,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些虚假招募信息,甚至有人篡改官方招募贴,声称可以带“假父母”上节目“演戏”。对此,节目组表示已抽派专人进行相关监测排查,一经发现虚假信息或恶意诋毁将坚决追究法律责任,同时不断加强嘉宾信息审核,保障身份证、户口本、嘉宾协议等资料硬门槛,尽一切努力确保节目的真实性。

  外国小哥想认中国爸妈

  前几期节目中,有个新西兰小伙牵手天才旗袍少女,成为一段佳话。看了此期节目后,又有一名外国小伙致电节目组,表示自己认同《中国式相亲》这样的婚配交往方式,希望自己也能来参加节目,找一个传统的东方女孩。不过,由于他的父母生活在海外且不会中文,“洋小哥”表示无法安排他们上节目,随后他灵机一动,询问节目组能否安排他认一对中国的“干爸妈”后再参与节目。

  对于这一报名者的心情,节目组表示理解,但也同时强调“带父母相亲”并非只是一种形式,“真实的家庭关系是节目的核心要求,只有亲属对嘉宾有深度了解,才能作出建议判断,两代人同台的模式才能发挥出它真正的意义”。当然,考虑到嘉宾的实际情况,今后可能也会出现并非父母到场而是由亲友团来坐镇,但前提是亲友团必须与嘉宾有足够的感情基础。

  孝女欲上节目解心结

  嘉宾招募过程中也留下不少感人故事。有一个女孩出生在大山,直到出门求学后才得知自己其实是被领养的身世。养父母一直将她视如己出,在闭塞、难免“重男轻女”的大山里,她却享受了周围朋友没能享受到的宠爱,养父母倾尽所能让她中学就出来念书。而今女孩事业起步,但养父母却拒绝她的孝心,怕自己拖累女儿,希望她去找亲生父母。

  女孩联系到节目组,希望能帮她说服父母迈出离开大山的第一步。她也希望借此机会让养父母知道自己的心意,她觉得花精力去回馈家人比寻求自己的身世更有意义。“我有这样的父母真的是运气,他们就是我的亲爸妈。”女孩表示家人最担心自己的终身大事,她希望自己最亲的人见证这一切,而有缘的另一半也能了解自己的家庭,接纳她的父母。

  每周六20:30东方卫视播出。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杜绝“假征婚” 海量面试故事多

2017年2月17日 17:23 来源:每周广播电视

老外石榴牵手

台湾民宿老板

  舞台上,俊男靓女们带着爸妈找对象,掀起电视相亲新热潮;舞台下,编导们要面临数万份报名表、数千次面试,必须练就一双“火眼金睛”。

  剔除“假父母”杜绝“演戏”

  《中国式相亲》的招募信息一经发布,大量报名信息随即涌入,对导演组而言这不仅意味着巨大的工作量,也因为承担了很多当事人及父母的心愿而责任重大,所以对于信息处理,导演组显得非常谨慎。

  为了能在数万份报名表中好中选优,尽可能保证真正有需求的嘉宾不被轻易错过,节目组在初筛阶段尽可能多地进行电话回访,平均每人每天都要打几十通电话,并为接下来的实地面试、家访考察作准备。自去年10月至年前,面试导演一直在全国10多个城市奔波,原有的15组导演也增加至17组,以应对海量面试。

  “伪单身”、“假父母”,这是面试时特别需要剔除的,为此有些导演专门拜师中国政法大学微反应研究小组组长姜振宇,学习“微表情”,在面试时通过视线的方向、眨眼蹙眉等表情变化寻找蛛丝马迹,判断嘉宾所述内容的真假。

  节目走红,网络上也出现了一些虚假招募信息,甚至有人篡改官方招募贴,声称可以带“假父母”上节目“演戏”。对此,节目组表示已抽派专人进行相关监测排查,一经发现虚假信息或恶意诋毁将坚决追究法律责任,同时不断加强嘉宾信息审核,保障身份证、户口本、嘉宾协议等资料硬门槛,尽一切努力确保节目的真实性。

  外国小哥想认中国爸妈

  前几期节目中,有个新西兰小伙牵手天才旗袍少女,成为一段佳话。看了此期节目后,又有一名外国小伙致电节目组,表示自己认同《中国式相亲》这样的婚配交往方式,希望自己也能来参加节目,找一个传统的东方女孩。不过,由于他的父母生活在海外且不会中文,“洋小哥”表示无法安排他们上节目,随后他灵机一动,询问节目组能否安排他认一对中国的“干爸妈”后再参与节目。

  对于这一报名者的心情,节目组表示理解,但也同时强调“带父母相亲”并非只是一种形式,“真实的家庭关系是节目的核心要求,只有亲属对嘉宾有深度了解,才能作出建议判断,两代人同台的模式才能发挥出它真正的意义”。当然,考虑到嘉宾的实际情况,今后可能也会出现并非父母到场而是由亲友团来坐镇,但前提是亲友团必须与嘉宾有足够的感情基础。

  孝女欲上节目解心结

  嘉宾招募过程中也留下不少感人故事。有一个女孩出生在大山,直到出门求学后才得知自己其实是被领养的身世。养父母一直将她视如己出,在闭塞、难免“重男轻女”的大山里,她却享受了周围朋友没能享受到的宠爱,养父母倾尽所能让她中学就出来念书。而今女孩事业起步,但养父母却拒绝她的孝心,怕自己拖累女儿,希望她去找亲生父母。

  女孩联系到节目组,希望能帮她说服父母迈出离开大山的第一步。她也希望借此机会让养父母知道自己的心意,她觉得花精力去回馈家人比寻求自己的身世更有意义。“我有这样的父母真的是运气,他们就是我的亲爸妈。”女孩表示家人最担心自己的终身大事,她希望自己最亲的人见证这一切,而有缘的另一半也能了解自己的家庭,接纳她的父母。

  每周六20:30东方卫视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