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太珍“贵”!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再度访沪演《天鹅湖》《舞夜巴黎》

2019-6-27 12:20:28

来源:东方网 作者:郁婷苈 选稿:王一茗

  东方网记者郁婷苈6月27日报道:有着350多年历史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时隔14年后再度访沪,以近百位舞者的超豪华阵容于6月29日至7月5日再登上海大剧院舞台,上演6场演出,包括努里耶夫版芭蕾《天鹅湖》、芭蕾短篇精选《舞夜巴黎》。

  上海大剧院总经理张笑丁笑称“此次巴黎歌剧院来演出,相信上海的观众和我们一样非常期待,因为把巴黎歌剧院请过来非常不容易,他们太贵了(笑)。这次上海有幸成为此次亚洲巡演在中国的唯一一站,对于上海观众来说是很有福气的。”

  典藏级《天鹅湖》亚洲独家呈现

  《天鹅湖》是柴可夫斯基“最诗意的梦”,作为十九世纪古典芭蕾的基石,这部传奇的芭蕾舞剧享有无可比拟的声望。1984年,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总监的鲁道夫·努里耶夫在马里乌斯·彼季帕、列夫·伊万诺夫两位编舞杰出创作的基础上,创作了新一版的《天鹅湖》。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芭蕾大师让-纪尧姆·巴特介绍到,传统的《天鹅湖》以美观为主,讲述简单的故事情节,而这一版增加了很多戏剧性和心理方面的活动。“这个版本中比较特殊的是魔王的角色,这个角色在第一幕像是王子的老师,之后对他有负面影响。而魔王不只是一个外来的坏人,也可以看做是王子黑暗的一面。”“白天鹅代表灵魂上的纯粹和善良,而黑天鹅代表人的欲望,是比较深沉的一面,这两面共同存在于王子的身上,黑白天鹅的反差反应灵魂上的反差。”

  在舞美设计上,这部芭蕾的舞美非常有戏剧性,比如台上有个很大的城堡,城堡对于王子一开始是像监狱一样的存在,而出了城堡他就可以发现世界,发现自我,非常自由地探索世界。城堡也代表他的灵魂本来被禁锢,在这里释放出来。这些舞美设计的理念,也是努里耶夫为芭蕾舞加入戏剧性因素的体现。

  另外,努里耶夫为舞团的舞者创作了很多技术要求很高的姿势。尤其是男舞者,新增了一批高难动作,在天鹅湖第一幕男性舞者有了更多的戏份。

  诠释“舞夜巴黎”的法式情怀

  这次舞团特意安排2场短篇精选,聚焦3位世界级编舞家威廉·福赛、杰罗姆·罗宾斯、克里斯朵·派特的代表作品,为中国观众重新诠释“舞夜巴黎”的法式情怀。

  “短篇作品的编排有一定的难度,因为不能随便组合片段,而是要找到平衡,能够反映一些不同水平、不同技巧的舞蹈。”让-纪尧姆·巴特表示,“三支作品中,《布莱克作品》展现古典芭蕾的技术和技巧,罗宾斯编舞的《夜晚》是比较典型的新古典主义编舞,而派特的《四季卡农》非常具有现代性,同时也是一支群舞,能够展现舞团整体的舞蹈效果。”

  正因为他们的演出非常难得,大剧院也没有“放过”这次机会,安排了一系列活动与上海观众分享。其中,6月26日、7月3日,“巴黎歌剧院芭蕾大师工作坊”将展开针对成人、青少年两个群体的免费专场活动;6月28日,特殊儿童群体将受邀观摩《天鹅湖》公开彩排;6月29日,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总监奥蕾莉·杜邦将与中国国家大剧院舞蹈艺术总监赵汝蘅展开“情迷芭蕾,足尖艺术的AB双面”对谈。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太珍“贵”!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再度访沪演《天鹅湖》《舞夜巴黎》

2019年6月27日 12:20 来源:东方网

  东方网记者郁婷苈6月27日报道:有着350多年历史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时隔14年后再度访沪,以近百位舞者的超豪华阵容于6月29日至7月5日再登上海大剧院舞台,上演6场演出,包括努里耶夫版芭蕾《天鹅湖》、芭蕾短篇精选《舞夜巴黎》。

  上海大剧院总经理张笑丁笑称“此次巴黎歌剧院来演出,相信上海的观众和我们一样非常期待,因为把巴黎歌剧院请过来非常不容易,他们太贵了(笑)。这次上海有幸成为此次亚洲巡演在中国的唯一一站,对于上海观众来说是很有福气的。”

  典藏级《天鹅湖》亚洲独家呈现

  《天鹅湖》是柴可夫斯基“最诗意的梦”,作为十九世纪古典芭蕾的基石,这部传奇的芭蕾舞剧享有无可比拟的声望。1984年,时任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总监的鲁道夫·努里耶夫在马里乌斯·彼季帕、列夫·伊万诺夫两位编舞杰出创作的基础上,创作了新一版的《天鹅湖》。

  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芭蕾大师让-纪尧姆·巴特介绍到,传统的《天鹅湖》以美观为主,讲述简单的故事情节,而这一版增加了很多戏剧性和心理方面的活动。“这个版本中比较特殊的是魔王的角色,这个角色在第一幕像是王子的老师,之后对他有负面影响。而魔王不只是一个外来的坏人,也可以看做是王子黑暗的一面。”“白天鹅代表灵魂上的纯粹和善良,而黑天鹅代表人的欲望,是比较深沉的一面,这两面共同存在于王子的身上,黑白天鹅的反差反应灵魂上的反差。”

  在舞美设计上,这部芭蕾的舞美非常有戏剧性,比如台上有个很大的城堡,城堡对于王子一开始是像监狱一样的存在,而出了城堡他就可以发现世界,发现自我,非常自由地探索世界。城堡也代表他的灵魂本来被禁锢,在这里释放出来。这些舞美设计的理念,也是努里耶夫为芭蕾舞加入戏剧性因素的体现。

  另外,努里耶夫为舞团的舞者创作了很多技术要求很高的姿势。尤其是男舞者,新增了一批高难动作,在天鹅湖第一幕男性舞者有了更多的戏份。

  诠释“舞夜巴黎”的法式情怀

  这次舞团特意安排2场短篇精选,聚焦3位世界级编舞家威廉·福赛、杰罗姆·罗宾斯、克里斯朵·派特的代表作品,为中国观众重新诠释“舞夜巴黎”的法式情怀。

  “短篇作品的编排有一定的难度,因为不能随便组合片段,而是要找到平衡,能够反映一些不同水平、不同技巧的舞蹈。”让-纪尧姆·巴特表示,“三支作品中,《布莱克作品》展现古典芭蕾的技术和技巧,罗宾斯编舞的《夜晚》是比较典型的新古典主义编舞,而派特的《四季卡农》非常具有现代性,同时也是一支群舞,能够展现舞团整体的舞蹈效果。”

  正因为他们的演出非常难得,大剧院也没有“放过”这次机会,安排了一系列活动与上海观众分享。其中,6月26日、7月3日,“巴黎歌剧院芭蕾大师工作坊”将展开针对成人、青少年两个群体的免费专场活动;6月28日,特殊儿童群体将受邀观摩《天鹅湖》公开彩排;6月29日,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总监奥蕾莉·杜邦将与中国国家大剧院舞蹈艺术总监赵汝蘅展开“情迷芭蕾,足尖艺术的AB双面”对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