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北影节主题论坛:老中青三代导演把脉中国电影

2019-4-15 09:01:07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袁云儿 选稿:华迎

    


    谢飞(左二)、宁浩(右二)、郭帆(右一)等人在论坛上共话中国电影过去与未来。

    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中国电影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历程?电影人的创作如何与时代形成唱和?中国电影未来的路要怎么走?昨天,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新中国成立70周年电影主题论坛在京举行,谢飞、吕乐、宁浩、郭帆等老中青三代电影导演一齐亮相,以回望为契机,找寻中国从电影大国到电影强国的原动力。

    回顾

    宁浩感慨赶上了好时代

    “我改革开放之初才独立接过导筒。作为第四代导演,我们小时候看到了1949年后前17年中国电影的辉煌和坎坷,目睹了十年‘文革’对文化造成的灾难和影响,又见证和参与了改革开放后中国电影的重新繁荣。”论坛一开始,导演谢飞首先回顾了他所经历的中国电影发展历程。

    在谢飞看来,中国电影发展过程中有很多成功经验,需要我们经常反思和总结。“好莱坞讲商业类型,其实我们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有非常受市场欢迎的类型片,比如家庭伦理片用家庭命运表达大时代和中国历史文化的变化,《一江春水向东流》就是代表。新中国成立后的电影也继承了这一传统,特别是谢晋的《芙蓉镇》《天云山传奇》,都是上亿人次观看。还有一个类型传统则是以中国武术为代表的功夫片。”

    谢飞认为,中国电影走向世界,就艺术片而言,其实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经做到了,《霸王别姬》《黄土地》在国际获奖,说明中国电影的艺术性已经走向世界。“但商业片走向世界,还有相当长的路。”

    作为中国电影近十年“黄金时代”发展的见证者和贡献者,宁浩感慨,自己开始拍片时赶上了一个比较好的时代。“一个明显的感受是,大概在2006年之前,或者说张艺谋的《英雄》之前,中国电影经历一个比较低落的时期,我家乡很多影院被改成了滑冰场、迪厅。但这之后突然感受到一些变化,不是只有电影厂才能拍电影,导演可以通过市场化的方式跟民营公司合作拍电影;资讯上也有很大变化,从前看不到的电影能看到了;另外技术上也有很大的进步,数字技术拍摄降低了行业准入门槛,不需要太大照度的灯,给小成本影片带来便利。而且那时电影没那么市场化,演员可以投入大量时间、精力搞创作,体验生活。当时电影业充满变革和机会,只要有想法能形成故事就能拍出来。”

    创作

    郭帆说《流浪地球》可能是个案

    宁浩、吕乐、郭帆三位导演是活跃在当今中国影坛的中坚力量,去年分别拿出了《疯狂的外星人》《找到你》《流浪地球》三部影片。论坛上,三人也阐释了自己的电影创作理念和方式。

    尽管执导作品几乎部部卖座,但宁浩仍然把电影看作是一种文化产品,而不仅仅是娱乐产品。他说自己在多年创作中希望能够兼顾电影的文化属性和商业属性,一直在两者之间寻求平衡。

    吕乐则提到了《人·鬼·情》《人生》《本命年》这三部对其创作影响较深的电影。他说,这三部作品关注的都是普通人的命运,蕴含的深刻现实意义和情怀都让他深觉震撼,也坚定了他从事现实主义创作的态度。他透露,未来他仍将坚持拍摄现实主义题材,对现实进行“揭示、批判、提问”。

    郭帆入行约十年,共拍出三部长片《李献计历险记》《同桌的你》《流浪地球》。本科并非科班出身的他坦言,自己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拍摄方法。直到2014年去好莱坞参观学习,当他目睹中美电影工业存在的巨大差距时,就决定做跟电影工业化有关的创作。《流浪地球》便是这一理念的成果。但他直言,国产片出了《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不等于科幻片这一类型已确立。“有可能只是两个个案。什么时候我们像好莱坞那样,每年都有若干部成熟的科幻片,才能说确立。这个过程我们得摸着石头过河。”他也表态自己会继续从事科幻片创作。

    展望

    谢飞呼吁电影市场继续改革

    站在新中国电影70年的节点上,几位嘉宾对中国电影的未来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和期许。谢飞认为,中国电影需要继续改革,尤其是市场管理方面。“不要觉得现在电影管理的各种方法、各种政策都是绝对正确的。导演方面不用着急,我们13亿人,有才华的多了,但产业不按科学规律做,中国电影就很难发展。电影是商品,产业和创作需要共同进步,不是只出现好导演就能成为电影强国的。”他提到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北京就有外企提出要设多厅影院,当时遭到强烈反对,但现在多厅影院早已成为主流。

    谢飞还呼吁业内解放思想,不要用过去的观念把自己捆住:“电影未来可能变成我们想象不到的形式,五年、十年也许就有一个巨大的变化。”他建议从中小学可以开设电影语言相关课程,教孩子们怎么构图、用光,“数字技术使得电影创作平民化,大家拿着手机天天拍,像用文字一样记录生活。如果我们从基础教育抓起,未来会涌现大量电影人才。”他还认为,社区影院、学生院线有望从今后的院线体系中分一杯羹。

    “中国电影经过多年发展,对电影的市场化评价标准已经建立起来,看票房就行。但艺术、文化方面的评价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宁浩呼吁中国电影建立成熟独立的艺术评价体系。“希望能有更具影响力、得到广泛社会关注的华语电影奖项出现,从行业和艺术角度给电影明确的肯定,像奥斯卡一样。”他还提到现在的电影自媒体评论或者出于经济利益,或者出于个人喜好,因此需要更专业、更权威的评委形成引导作用。

    郭帆建议导演在创作之初就确立明确的方向。“别想着既有市场又有艺术价值,能做到这一点的创作者寥寥无几。特别是年轻创作者,要想好是做商业片还是艺术片,这两个都挺好的,只是要看你选什么方向。”

推荐阅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北影节主题论坛:老中青三代导演把脉中国电影

2019年4月15日 09:01 来源:北京日报

    


    谢飞(左二)、宁浩(右二)、郭帆(右一)等人在论坛上共话中国电影过去与未来。

    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中国电影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历程?电影人的创作如何与时代形成唱和?中国电影未来的路要怎么走?昨天,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新中国成立70周年电影主题论坛在京举行,谢飞、吕乐、宁浩、郭帆等老中青三代电影导演一齐亮相,以回望为契机,找寻中国从电影大国到电影强国的原动力。

    回顾

    宁浩感慨赶上了好时代

    “我改革开放之初才独立接过导筒。作为第四代导演,我们小时候看到了1949年后前17年中国电影的辉煌和坎坷,目睹了十年‘文革’对文化造成的灾难和影响,又见证和参与了改革开放后中国电影的重新繁荣。”论坛一开始,导演谢飞首先回顾了他所经历的中国电影发展历程。

    在谢飞看来,中国电影发展过程中有很多成功经验,需要我们经常反思和总结。“好莱坞讲商业类型,其实我们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有非常受市场欢迎的类型片,比如家庭伦理片用家庭命运表达大时代和中国历史文化的变化,《一江春水向东流》就是代表。新中国成立后的电影也继承了这一传统,特别是谢晋的《芙蓉镇》《天云山传奇》,都是上亿人次观看。还有一个类型传统则是以中国武术为代表的功夫片。”

    谢飞认为,中国电影走向世界,就艺术片而言,其实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经做到了,《霸王别姬》《黄土地》在国际获奖,说明中国电影的艺术性已经走向世界。“但商业片走向世界,还有相当长的路。”

    作为中国电影近十年“黄金时代”发展的见证者和贡献者,宁浩感慨,自己开始拍片时赶上了一个比较好的时代。“一个明显的感受是,大概在2006年之前,或者说张艺谋的《英雄》之前,中国电影经历一个比较低落的时期,我家乡很多影院被改成了滑冰场、迪厅。但这之后突然感受到一些变化,不是只有电影厂才能拍电影,导演可以通过市场化的方式跟民营公司合作拍电影;资讯上也有很大变化,从前看不到的电影能看到了;另外技术上也有很大的进步,数字技术拍摄降低了行业准入门槛,不需要太大照度的灯,给小成本影片带来便利。而且那时电影没那么市场化,演员可以投入大量时间、精力搞创作,体验生活。当时电影业充满变革和机会,只要有想法能形成故事就能拍出来。”

    创作

    郭帆说《流浪地球》可能是个案

    宁浩、吕乐、郭帆三位导演是活跃在当今中国影坛的中坚力量,去年分别拿出了《疯狂的外星人》《找到你》《流浪地球》三部影片。论坛上,三人也阐释了自己的电影创作理念和方式。

    尽管执导作品几乎部部卖座,但宁浩仍然把电影看作是一种文化产品,而不仅仅是娱乐产品。他说自己在多年创作中希望能够兼顾电影的文化属性和商业属性,一直在两者之间寻求平衡。

    吕乐则提到了《人·鬼·情》《人生》《本命年》这三部对其创作影响较深的电影。他说,这三部作品关注的都是普通人的命运,蕴含的深刻现实意义和情怀都让他深觉震撼,也坚定了他从事现实主义创作的态度。他透露,未来他仍将坚持拍摄现实主义题材,对现实进行“揭示、批判、提问”。

    郭帆入行约十年,共拍出三部长片《李献计历险记》《同桌的你》《流浪地球》。本科并非科班出身的他坦言,自己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拍摄方法。直到2014年去好莱坞参观学习,当他目睹中美电影工业存在的巨大差距时,就决定做跟电影工业化有关的创作。《流浪地球》便是这一理念的成果。但他直言,国产片出了《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不等于科幻片这一类型已确立。“有可能只是两个个案。什么时候我们像好莱坞那样,每年都有若干部成熟的科幻片,才能说确立。这个过程我们得摸着石头过河。”他也表态自己会继续从事科幻片创作。

    展望

    谢飞呼吁电影市场继续改革

    站在新中国电影70年的节点上,几位嘉宾对中国电影的未来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和期许。谢飞认为,中国电影需要继续改革,尤其是市场管理方面。“不要觉得现在电影管理的各种方法、各种政策都是绝对正确的。导演方面不用着急,我们13亿人,有才华的多了,但产业不按科学规律做,中国电影就很难发展。电影是商品,产业和创作需要共同进步,不是只出现好导演就能成为电影强国的。”他提到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北京就有外企提出要设多厅影院,当时遭到强烈反对,但现在多厅影院早已成为主流。

    谢飞还呼吁业内解放思想,不要用过去的观念把自己捆住:“电影未来可能变成我们想象不到的形式,五年、十年也许就有一个巨大的变化。”他建议从中小学可以开设电影语言相关课程,教孩子们怎么构图、用光,“数字技术使得电影创作平民化,大家拿着手机天天拍,像用文字一样记录生活。如果我们从基础教育抓起,未来会涌现大量电影人才。”他还认为,社区影院、学生院线有望从今后的院线体系中分一杯羹。

    “中国电影经过多年发展,对电影的市场化评价标准已经建立起来,看票房就行。但艺术、文化方面的评价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宁浩呼吁中国电影建立成熟独立的艺术评价体系。“希望能有更具影响力、得到广泛社会关注的华语电影奖项出现,从行业和艺术角度给电影明确的肯定,像奥斯卡一样。”他还提到现在的电影自媒体评论或者出于经济利益,或者出于个人喜好,因此需要更专业、更权威的评委形成引导作用。

    郭帆建议导演在创作之初就确立明确的方向。“别想着既有市场又有艺术价值,能做到这一点的创作者寥寥无几。特别是年轻创作者,要想好是做商业片还是艺术片,这两个都挺好的,只是要看你选什么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