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合拍影片如何做到“内外兼修” 中外知名电影人在京支招

2018-4-16 22:20:39

来源:中新社 作者:尹力

    中新社北京4月16日电 (记者 尹力)合拍片应怎样做好跨文化联合创作,同时兼顾更大的市场?16日,第八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的重头戏“中外电影合作论坛”举办,多位中外重量级影人结合自身经验,共同探讨合拍片“内外兼修”的新途径。

        中新网记者 翟璐 摄">

    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式开场的大型歌舞《相聚北京》。 中新网记者 翟璐 摄

    美国导演雷尼·哈林已在中国发展4年多,他表示,不少好莱坞的电影人在看到中国电影市场发展迅速之后,曾一心想来“淘金”,将自己的电影“修修补补”后号称是合拍片,但观众并不买账。后来又有制片方尝试引入西方演员,但这种合拍片在上映后也是反响寥寥。

    雷尼认为,想在合拍片中跨越文化差异,创作者应充分了解观众熟悉和期待的内容,“诚恳地讲一个你想讲的故事,使用一些可以唤起共鸣的话题,启用一批合适的演技派演员”。

    他提到,只要找到具备文化共鸣性的主题,影片就能成功“点石成金”。以去年在中国大受欢迎的《寻梦环游记》举例,这部电影表面上讲述了墨西哥的民俗文化和神话故事,但其内核是对死亡的理解和对故去亲人的思念,而这一点在中国文化中具备共通性,由此引发了观众的强烈反响。

    同样以《寻梦环游记》为例,美国导演罗伯·明可夫却从中看出了不同的创作灵感。他认为,很多合拍片都采用动画形式,这可以有效减弱语言及人物形象的影响。需要注意的是,应在假设观众不了解中国文化的背景下,转换一种更为全球化的叙述方式。

    “创作电影的重中之重永远是故事”,俄罗斯导演费多尔·邦达尔丘克透露,他在创作《莫斯科陷落》续集的剧本时,曾想过在其中加入中国角色,但最终还是取消了,“因为这是一种非常生硬的植入,不能为了市场而做出不合理的改编”。

    那么,合拍片要如何兼顾更大的市场?美国索尼哥伦比亚国际发行总经理史蒂芬·奥戴尔谈到,并没有万能公式来让一部电影在全球大获欢迎。发行电影的相关调查显示,人们既想要看到一些熟悉的内容,同时又希望有新鲜感。他建议,创作者可以尝试将中国文化中的特色内容融入电影,同时加入新的创意,以改变观众对中国电影的固定认知。

    华谊兄弟传媒集团执行总裁王中磊提到,中外合拍从早期的《末代皇帝》到《卧虎藏龙》,再到去年的《英伦对决》,整个变化并不太大,语言和内容问题仍是中外合拍电影全球市场化的最大限制因素。

    他坦言,尽管合拍片变化不大,但当前中国的电影市场已经成为全球最重要的电影市场之一。在这种背景下,应由欧美制作方来考虑如何与中国的片方和市场合作,而不是中方反复思考如何在全球市场获得好的反响。

    王中磊谈到,想要驰骋更大的市场,合拍双方不能仅在投资和内容创意等方面作简单的资源结合,而应从发行环节就让欧美专业人士尽早介入,共同思考如何真正同步海外发行公司和中国市场的发行网络,这样才有机会制作兼顾全球市场的电影。(完)

上一篇稿件

合拍影片如何做到“内外兼修” 中外知名电影人在京支招

2018年4月16日 22:20 来源:中新社

    中新社北京4月16日电 (记者 尹力)合拍片应怎样做好跨文化联合创作,同时兼顾更大的市场?16日,第八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的重头戏“中外电影合作论坛”举办,多位中外重量级影人结合自身经验,共同探讨合拍片“内外兼修”的新途径。

    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式开场的大型歌舞《相聚北京》。 <p>    中新网记者 翟璐 摄

    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式开场的大型歌舞《相聚北京》。 中新网记者 翟璐 摄

    美国导演雷尼·哈林已在中国发展4年多,他表示,不少好莱坞的电影人在看到中国电影市场发展迅速之后,曾一心想来“淘金”,将自己的电影“修修补补”后号称是合拍片,但观众并不买账。后来又有制片方尝试引入西方演员,但这种合拍片在上映后也是反响寥寥。

    雷尼认为,想在合拍片中跨越文化差异,创作者应充分了解观众熟悉和期待的内容,“诚恳地讲一个你想讲的故事,使用一些可以唤起共鸣的话题,启用一批合适的演技派演员”。

    他提到,只要找到具备文化共鸣性的主题,影片就能成功“点石成金”。以去年在中国大受欢迎的《寻梦环游记》举例,这部电影表面上讲述了墨西哥的民俗文化和神话故事,但其内核是对死亡的理解和对故去亲人的思念,而这一点在中国文化中具备共通性,由此引发了观众的强烈反响。

    同样以《寻梦环游记》为例,美国导演罗伯·明可夫却从中看出了不同的创作灵感。他认为,很多合拍片都采用动画形式,这可以有效减弱语言及人物形象的影响。需要注意的是,应在假设观众不了解中国文化的背景下,转换一种更为全球化的叙述方式。

    “创作电影的重中之重永远是故事”,俄罗斯导演费多尔·邦达尔丘克透露,他在创作《莫斯科陷落》续集的剧本时,曾想过在其中加入中国角色,但最终还是取消了,“因为这是一种非常生硬的植入,不能为了市场而做出不合理的改编”。

    那么,合拍片要如何兼顾更大的市场?美国索尼哥伦比亚国际发行总经理史蒂芬·奥戴尔谈到,并没有万能公式来让一部电影在全球大获欢迎。发行电影的相关调查显示,人们既想要看到一些熟悉的内容,同时又希望有新鲜感。他建议,创作者可以尝试将中国文化中的特色内容融入电影,同时加入新的创意,以改变观众对中国电影的固定认知。

    华谊兄弟传媒集团执行总裁王中磊提到,中外合拍从早期的《末代皇帝》到《卧虎藏龙》,再到去年的《英伦对决》,整个变化并不太大,语言和内容问题仍是中外合拍电影全球市场化的最大限制因素。

    他坦言,尽管合拍片变化不大,但当前中国的电影市场已经成为全球最重要的电影市场之一。在这种背景下,应由欧美制作方来考虑如何与中国的片方和市场合作,而不是中方反复思考如何在全球市场获得好的反响。

    王中磊谈到,想要驰骋更大的市场,合拍双方不能仅在投资和内容创意等方面作简单的资源结合,而应从发行环节就让欧美专业人士尽早介入,共同思考如何真正同步海外发行公司和中国市场的发行网络,这样才有机会制作兼顾全球市场的电影。(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