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陈珊妮你咋不上天:她是学霸 做了很多知名专辑

2016-3-12 10:20:39

来源:腾讯娱乐 作者:肥西 选稿:奚亮

原标题: 陈珊妮你咋不上天:她是学霸 做了很多知名专辑

  能将公主和女王人设完美集合在自己身上的,华语乐坛只有陈珊妮。

  但又…并不完全是这样,怕闷的人不喜欢被贴标签。

  你可以说她是任何一种极端生物……比如,学霸。

  她当学霸的时候是这样的——十几岁已经在看卡夫卡的《变形记》和芥川龙之介的《地狱变》。

  这是两本什么书呢,就是普通人25岁以上才会翻开,翻开之后觉得好艰深难懂啊于是束之高阁仅供装X的书。

  所以她很酷。

  据说,她喜欢看书是被父母鼓励的(所以父母也需要有带孩子的才华,才能带出有才华的孩子)。以至于后来她含笑吐槽父母说:“后来想想从来没见过他们看书,才知道上当了。”

  大学时移居台湾,在台湾政治大学读书,练团上课之外都在看书,毕业时自己写的看书笔记就有七八本。

  学霸模式一直呈开启状态,所以基本是什么书都看。

  文学性的书要看,但也看打拳、刺绣、电脑修图、烹饪、游泳教学、企业管理的书……

  所以如果你读到她的歌词,心中荡漾的尽是跪拜之情时,也只能怪自己读书少(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她还应邀给很著名的“饮冰室茶集”写过短小的文案。上台湾综艺教母张小燕的访谈节目《小燕之夜》时,被小燕姐一脸陶醉地念出来。

  陈珊妮在小燕有约节目

  祭出一小段供大家欣赏。

  《偷偷的喜欢你》

  我不是那种喜欢说话的人,走在你后面,以一种随性的步伐。可以就当个轻快的路人吗?至少这个下午,风背对我们吹,你突然停下来拨了拨乱掉的头发,我猜你听到了什么……那是风的秘密,关于这个春天的琐事,戴上没有音乐的耳机,我在自己小小星球里唱了一首主题曲。

  作为一个光怪陆离的巨蟹座,这些字里透出是她的柔情。

  但她的柔情不多,也不随便给人观摩。因此大部分时间,大部分人类会觉得她像座攻气十足的冰山。

  她另一种重要的极端身份,是歌手。

  她先是当制作人的,1994年开始自己发唱片。第一张唱片《华盛顿砍倒樱桃树》,发片的契机是“华语乐坛太难找到我想要听的声音”——开篇已经很屌。

  第一张唱片《华盛顿砍倒樱桃树》

  2004年发行《后来我们都哭了》,捧回台湾金曲奖最佳流行音乐演唱专辑和最佳流行音乐专辑制作人。

  陈珊妮获台湾金曲奖最佳国语女歌手

  2009年,《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让她拿了台湾金曲奖最佳国语女歌手。

  “我不是一个喜欢做计划的人,那会变得很无趣。”她说。所以她下一步要干什么,基本猜不到。

  截至去年发行的《如同悲伤被下载了两次》,她每次出现都与上一次不同。

  最新的这张,喜欢用自己的文字包裹专辑的她,“挑战自己的主观”,只参与了一首歌词创作,邀请了包括蔡明亮、聂永真、韩松落、七堇年在内的各领域创作人,给自己写词。除了聂永真是熟人之外,其他人她都亲自通过各种途径发出邀约。

  说她很酷是因为,她可以把流行的东西做得更有个性,也可以把不流行的东西做出更多层次。只要她有兴趣,就不拒绝。所以她给郑秀文,田馥甄,周笔畅做制作人,也做独立乐团和摇滚乐队。

  当歌手的时候,心血来潮就与别人组成组合,与李端娴的“拜金小姐”最为成功,2004年首张专辑《拜金小姐》各种美艳华丽,个性浮凸,2005年第二张专辑《拜金小姐2005》让她们拿下金曲奖最佳演唱组合奖。

  与著名制作人陈建骐组成“19”,2011年的推出专辑《19》。这是个吃饭的时候聊出来的组合,一是因为陈建骐很喜欢吃饭,二是因为陈建骐有很多很棒的DEMO,不用上太可惜。

  与左小祖咒合唱

  她跟各种人合唱,主流但精怪如林宥嘉,独特如左小诅咒,“他就是一个行为艺术家”,他们唱了那首《当我离开你的时候》,两个这么抽离、怪奇的声音搅和一起,生发一种微妙的兴奋。

  她也做评委,特别主流的音乐选秀节目,在台湾的影响力仅次于《超级星光大道》的《超级偶像》。她说她去的时候好奇,因为她不太看电视,不懂评委是什么工作。但她是非常好的导师,给《超偶》出来的张芸京写歌,也跟《超偶》出来的选手陈怡文一起发片,出了那张《双陈记》。

  嗯,这也是她的温油。

  做音乐的时候,她说:“为什么做摇滚的人就只听Radiohead?”当评委的时候她说:“干嘛每个人都唱张惠妹,明明有那么多歌可以唱。”

  她很怪,很多雷区,但又很随和。

  她当年喜欢刚出道的谢霆锋,于是给他写过一首《尼可拉斯》,也表示过喜欢汪东城。她少女心一直噗噗在跳。于是生日会收到很多KITTY,她惊讶说:“我平时到底做了什么?”

  生日会

  但她又不好接近。见过她的人说,“你远远看着她的天生臭脸,就无法鼓起勇气上前跟她说话。”她冷冷地杵在那里,黑色冰雪女王一般。

  但说的话却很火爆。

  她开演唱会不喜欢换衣服,“干嘛要换衣服啊,那样很做作。”

  《如同悲伤被下载了两次》专辑连文案她也不想写,“解释那么多干嘛,听就好了。”

  她说:“我是一个发自内心没有喜欢跟那么多人交朋友的人。”但是田馥甄、张悬、吴青峰、周笔畅,都自己走来跟她做好朋友。她当制作人,还有歌手半夜打电话跟她谈心。

  她在演唱会上柔情流露的时候说,“有时候觉得蛮幸运的,我这么一个孤僻的创作人,竟然有这么多孤僻鬼陪我一起。”

  周笔畅出席陈珊妮演唱会

  “我不喜欢网络社交。”但她会看很多人的网络平台,从韩寒到张大春。

  很久以前找黄中平(台湾著名MV导演)拍专辑内页照片,黄中平让她自己拍,她拍,拍完了给黄中平看,黄中平说“你应该出一本摄影集”,几年后她出了画集,办了摄影展。

  她好像无所不能呢。

  制作专辑那么复杂的事,她都能统筹出各种她想要的样子。她没在怕任何事。硬要说不喜欢

  的话,恐怕只有一样是确定的,那就是“无趣”。

  “我不想做那些可以预期,特别安全的事”。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陈珊妮你咋不上天:她是学霸 做了很多知名专辑

2016年3月12日 10:20 来源:腾讯娱乐

原标题: 陈珊妮你咋不上天:她是学霸 做了很多知名专辑

  能将公主和女王人设完美集合在自己身上的,华语乐坛只有陈珊妮。

  但又…并不完全是这样,怕闷的人不喜欢被贴标签。

  你可以说她是任何一种极端生物……比如,学霸。

  她当学霸的时候是这样的——十几岁已经在看卡夫卡的《变形记》和芥川龙之介的《地狱变》。

  这是两本什么书呢,就是普通人25岁以上才会翻开,翻开之后觉得好艰深难懂啊于是束之高阁仅供装X的书。

  所以她很酷。

  据说,她喜欢看书是被父母鼓励的(所以父母也需要有带孩子的才华,才能带出有才华的孩子)。以至于后来她含笑吐槽父母说:“后来想想从来没见过他们看书,才知道上当了。”

  大学时移居台湾,在台湾政治大学读书,练团上课之外都在看书,毕业时自己写的看书笔记就有七八本。

  学霸模式一直呈开启状态,所以基本是什么书都看。

  文学性的书要看,但也看打拳、刺绣、电脑修图、烹饪、游泳教学、企业管理的书……

  所以如果你读到她的歌词,心中荡漾的尽是跪拜之情时,也只能怪自己读书少(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她还应邀给很著名的“饮冰室茶集”写过短小的文案。上台湾综艺教母张小燕的访谈节目《小燕之夜》时,被小燕姐一脸陶醉地念出来。

  陈珊妮在小燕有约节目

  祭出一小段供大家欣赏。

  《偷偷的喜欢你》

  我不是那种喜欢说话的人,走在你后面,以一种随性的步伐。可以就当个轻快的路人吗?至少这个下午,风背对我们吹,你突然停下来拨了拨乱掉的头发,我猜你听到了什么……那是风的秘密,关于这个春天的琐事,戴上没有音乐的耳机,我在自己小小星球里唱了一首主题曲。

  作为一个光怪陆离的巨蟹座,这些字里透出是她的柔情。

  但她的柔情不多,也不随便给人观摩。因此大部分时间,大部分人类会觉得她像座攻气十足的冰山。

  她另一种重要的极端身份,是歌手。

  她先是当制作人的,1994年开始自己发唱片。第一张唱片《华盛顿砍倒樱桃树》,发片的契机是“华语乐坛太难找到我想要听的声音”——开篇已经很屌。

  第一张唱片《华盛顿砍倒樱桃树》

  2004年发行《后来我们都哭了》,捧回台湾金曲奖最佳流行音乐演唱专辑和最佳流行音乐专辑制作人。

  陈珊妮获台湾金曲奖最佳国语女歌手

  2009年,《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让她拿了台湾金曲奖最佳国语女歌手。

  “我不是一个喜欢做计划的人,那会变得很无趣。”她说。所以她下一步要干什么,基本猜不到。

  截至去年发行的《如同悲伤被下载了两次》,她每次出现都与上一次不同。

  最新的这张,喜欢用自己的文字包裹专辑的她,“挑战自己的主观”,只参与了一首歌词创作,邀请了包括蔡明亮、聂永真、韩松落、七堇年在内的各领域创作人,给自己写词。除了聂永真是熟人之外,其他人她都亲自通过各种途径发出邀约。

  说她很酷是因为,她可以把流行的东西做得更有个性,也可以把不流行的东西做出更多层次。只要她有兴趣,就不拒绝。所以她给郑秀文,田馥甄,周笔畅做制作人,也做独立乐团和摇滚乐队。

  当歌手的时候,心血来潮就与别人组成组合,与李端娴的“拜金小姐”最为成功,2004年首张专辑《拜金小姐》各种美艳华丽,个性浮凸,2005年第二张专辑《拜金小姐2005》让她们拿下金曲奖最佳演唱组合奖。

  与著名制作人陈建骐组成“19”,2011年的推出专辑《19》。这是个吃饭的时候聊出来的组合,一是因为陈建骐很喜欢吃饭,二是因为陈建骐有很多很棒的DEMO,不用上太可惜。

  与左小祖咒合唱

  她跟各种人合唱,主流但精怪如林宥嘉,独特如左小诅咒,“他就是一个行为艺术家”,他们唱了那首《当我离开你的时候》,两个这么抽离、怪奇的声音搅和一起,生发一种微妙的兴奋。

  她也做评委,特别主流的音乐选秀节目,在台湾的影响力仅次于《超级星光大道》的《超级偶像》。她说她去的时候好奇,因为她不太看电视,不懂评委是什么工作。但她是非常好的导师,给《超偶》出来的张芸京写歌,也跟《超偶》出来的选手陈怡文一起发片,出了那张《双陈记》。

  嗯,这也是她的温油。

  做音乐的时候,她说:“为什么做摇滚的人就只听Radiohead?”当评委的时候她说:“干嘛每个人都唱张惠妹,明明有那么多歌可以唱。”

  她很怪,很多雷区,但又很随和。

  她当年喜欢刚出道的谢霆锋,于是给他写过一首《尼可拉斯》,也表示过喜欢汪东城。她少女心一直噗噗在跳。于是生日会收到很多KITTY,她惊讶说:“我平时到底做了什么?”

  生日会

  但她又不好接近。见过她的人说,“你远远看着她的天生臭脸,就无法鼓起勇气上前跟她说话。”她冷冷地杵在那里,黑色冰雪女王一般。

  但说的话却很火爆。

  她开演唱会不喜欢换衣服,“干嘛要换衣服啊,那样很做作。”

  《如同悲伤被下载了两次》专辑连文案她也不想写,“解释那么多干嘛,听就好了。”

  她说:“我是一个发自内心没有喜欢跟那么多人交朋友的人。”但是田馥甄、张悬、吴青峰、周笔畅,都自己走来跟她做好朋友。她当制作人,还有歌手半夜打电话跟她谈心。

  她在演唱会上柔情流露的时候说,“有时候觉得蛮幸运的,我这么一个孤僻的创作人,竟然有这么多孤僻鬼陪我一起。”

  周笔畅出席陈珊妮演唱会

  “我不喜欢网络社交。”但她会看很多人的网络平台,从韩寒到张大春。

  很久以前找黄中平(台湾著名MV导演)拍专辑内页照片,黄中平让她自己拍,她拍,拍完了给黄中平看,黄中平说“你应该出一本摄影集”,几年后她出了画集,办了摄影展。

  她好像无所不能呢。

  制作专辑那么复杂的事,她都能统筹出各种她想要的样子。她没在怕任何事。硬要说不喜欢

  的话,恐怕只有一样是确定的,那就是“无趣”。

  “我不想做那些可以预期,特别安全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