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王艳携子出演《宝贝对不起》 体验农村生活

2014-12-29 09:10:32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邓霞 选稿:张力韵

原标题: 王艳携子出演《宝贝对不起》 体验农村生活

王艳携子出演《宝贝对不起》体验农村生活

  王艳携子亮相发布会。

  小彬彬一家亮相发布会。

  由湖南电视剧频道打造,马景涛、王艳、邵兵、小彬彬携孩子共同主演的亲子电影《宝贝,对不起》将于2015年1月31日上映。12月27日晚,这部无剧本、无布景、无设计的“三无”电影在长沙举行媒体看片会,总导演潘礼平称,《宝贝,对不起》是《爸爸去哪儿》和《变形计》的结合体,希望让“80后”父母了解“给宝贝幸福条件,不如给宝贝幸福的能力”。

  与《爸爸去哪儿》一样,《宝贝,对不起》也由一个“特殊任务”开始,分别记录了马景涛、王艳、小彬彬、邵兵四位明星带着孩子或与孩子分开,分别与最偏远农村的苦孩子及其家人同吃同住同劳动、同步体验艰苦生活,进而完成“蜕变”的故事。

  当晚,近年来少有新作推出的王艳带着儿子以及小彬彬家庭一起亮相发布会。谈及首次带着孩子出镜的初衷,王艳表示只是希望锻炼儿子:“应该是太少放手让他独立去成长和锻炼,作为妈妈,我想有机会让孩子到农村去体验,但是因为生活的环境不是常有这样的机会。”

  而其子球球的表现也足以令王艳骄傲。从对没有IPAD和零食时的大哭大闹,高喊“妈妈是坏人”;到妈妈离开后,独自和寄养家的红艳姐姐一同走2、3个小时山路上学,跟着红艳姐姐学割草、犁地,之前家中的“小皇帝”慢慢感受到“妈妈其实只是想要锻炼我,让我成为真正的男子汉”,并表示回家后希望妈妈继续锻炼自己,“其实我能够做很多事情”。

  据介绍,《宝贝,对不起》拍摄期仅有10来天,由剧组500人扛着笨重的电影设备在山村里进行拍摄完成。潘礼平表示,这不是一部真人秀电影,而是全真实的故事片,没有台词没有剧本,也没有刻意设计的环节,演员表现的都是最真实的状态,所有的喜怒哀乐、痛哭流涕完全发自内心,所有精彩的剧情都在生活本身。

  虽还未上映,《宝贝,对不起》已在洛杉矶第十届2014中美电影节上斩获最佳影片奖。组委会认为,这是一部集综艺元素、纪实手法、电影运作规律的一次胆识跨界之作,具备不可复制的成就互助成长的社会人文价值意义的暖心之作。

  “电影潜移默化地对整个社会以及人们的思想观念所起到的正确引导作用,将大于其票房价值。”潘礼平称,从这个意义上说,影片价值不低于100亿。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王艳携子出演《宝贝对不起》 体验农村生活

2014年12月29日 09:1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 王艳携子出演《宝贝对不起》 体验农村生活

王艳携子出演《宝贝对不起》体验农村生活

  王艳携子亮相发布会。

  小彬彬一家亮相发布会。

  由湖南电视剧频道打造,马景涛、王艳、邵兵、小彬彬携孩子共同主演的亲子电影《宝贝,对不起》将于2015年1月31日上映。12月27日晚,这部无剧本、无布景、无设计的“三无”电影在长沙举行媒体看片会,总导演潘礼平称,《宝贝,对不起》是《爸爸去哪儿》和《变形计》的结合体,希望让“80后”父母了解“给宝贝幸福条件,不如给宝贝幸福的能力”。

  与《爸爸去哪儿》一样,《宝贝,对不起》也由一个“特殊任务”开始,分别记录了马景涛、王艳、小彬彬、邵兵四位明星带着孩子或与孩子分开,分别与最偏远农村的苦孩子及其家人同吃同住同劳动、同步体验艰苦生活,进而完成“蜕变”的故事。

  当晚,近年来少有新作推出的王艳带着儿子以及小彬彬家庭一起亮相发布会。谈及首次带着孩子出镜的初衷,王艳表示只是希望锻炼儿子:“应该是太少放手让他独立去成长和锻炼,作为妈妈,我想有机会让孩子到农村去体验,但是因为生活的环境不是常有这样的机会。”

  而其子球球的表现也足以令王艳骄傲。从对没有IPAD和零食时的大哭大闹,高喊“妈妈是坏人”;到妈妈离开后,独自和寄养家的红艳姐姐一同走2、3个小时山路上学,跟着红艳姐姐学割草、犁地,之前家中的“小皇帝”慢慢感受到“妈妈其实只是想要锻炼我,让我成为真正的男子汉”,并表示回家后希望妈妈继续锻炼自己,“其实我能够做很多事情”。

  据介绍,《宝贝,对不起》拍摄期仅有10来天,由剧组500人扛着笨重的电影设备在山村里进行拍摄完成。潘礼平表示,这不是一部真人秀电影,而是全真实的故事片,没有台词没有剧本,也没有刻意设计的环节,演员表现的都是最真实的状态,所有的喜怒哀乐、痛哭流涕完全发自内心,所有精彩的剧情都在生活本身。

  虽还未上映,《宝贝,对不起》已在洛杉矶第十届2014中美电影节上斩获最佳影片奖。组委会认为,这是一部集综艺元素、纪实手法、电影运作规律的一次胆识跨界之作,具备不可复制的成就互助成长的社会人文价值意义的暖心之作。

  “电影潜移默化地对整个社会以及人们的思想观念所起到的正确引导作用,将大于其票房价值。”潘礼平称,从这个意义上说,影片价值不低于10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