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暴力下的废墟,《枪,谎言和玫瑰》首度登陆上海滩[图]

2014-7-3 13:56:19

来源:东方网 作者:徐程 选稿:屠佳时

image

《枪,谎言和玫瑰》现场演出剧照

  东方网记者徐程7月32日报道:孟京辉导演执导的戏剧《枪,谎言和玫瑰》昨晚在上海艺海剧院先锋剧场震撼上演,这也是该剧首次在沪演出,由《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原班人马担纲主演。

  改编自《自杀者》,时隔数十年解禁上演

  《枪、谎言和玫瑰》根据二十世纪俄罗斯剧作家艾德曼?尼古拉?罗伯尔托维奇的经典剧作《自杀者》进行创意改编,讲述了一个荒诞幽默的畸形故事:一个人因无所事事追赶蚊子至精神崩溃,赌气说了一句“我要自杀!”结果激起了整座城市的勃勃野心。各界人士纷至沓来向他进行愚蠢的威逼利诱,投机、阴谋、企图相互交织着,一场闹剧就此开始,但究竟为谁而死,一切早已无法挽回。

  《自杀者》剧本创作于1928年,但直至1976年才解禁上演。《枪,谎言和玫瑰》以当时俄罗斯社会背景为基础,晦涩又直白地探讨了人对于生命的渴望及对死亡的畏惧,并抽丝剥茧般的将矛盾背后隐藏的暴虐、信仰和哲学等触及人性的议题挖掘出来,进行了深刻的思索和探索。

image

《枪,谎言和玫瑰》现场演出剧照

  舞台废墟美学和极致的破坏性表演

  《枪,谎言和玫瑰》的舞台极为另类,上面杂乱无章地堆放着各类废品,四处涂满了诡异的符号,许多日常生活中的废旧家具也充斥在舞台的各个角落,废墟美学的概念首次植根于舞台。废墟是时间的缩影,荒诞、悲凉的气息从舞台上扑面而来,将观众轻而易举地抛入剧中那荒诞离奇的年代。

  除了废墟美学的首度应用,《枪,谎言和玫瑰》中更采用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式表演,这是暴力美学在舞台上的一种全新延展。在剧场狭小的空间内,破坏式表演以最真实、直白的方式展露出其无与伦比的戏剧张力和破坏性,舞台与真实生活的界限在这片恐惧夹杂着快感的空间里逐渐模糊。演员们在舞台上破坏能破坏的一切,最后破坏自己,观众在这种破坏中自我反省,自我救赎,从而重新寻找到生活的希望。

image

《枪,谎言和玫瑰》现场演出剧照

  极致的表演风格,张弌铖领衔主演

  此次《枪,谎言和玫瑰》的领衔主演张弌铖曾在孟京辉导演的多部戏剧作品中担任过主角,他独特的表演风格和质感颇受观众追捧。编剧史航曾评价他的表演犹如泼墨,看似粗枝大叶,但细节处理的成熟老道,极具个人特色。张弌铖也坦言自己的表演“擅长走极致”,他从不用平缓,中庸,循序渐进的方式表演。在演出一开始,张弌铖就会爆发出极强的戏剧能量,给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接着,他再踏踏实实地告诉观众为什么这样演。在这个过程中,角色水到渠成般自然而然地在他身上活过来。

  对于《枪,谎言和玫瑰》中废墟美学和破坏式表演,张弌铖也认为特别过瘾:“废墟美学有一种超脱时代的悲剧性,让人避无可避。同时,舞台能被我们折腾破坏成这样,我们有一种自豪感——现在全中国只有我们敢这么玩!”

上一篇稿件

暴力下的废墟,《枪,谎言和玫瑰》首度登陆上海滩[图]

2014年7月3日 13:56 来源:东方网

image

《枪,谎言和玫瑰》现场演出剧照

  东方网记者徐程7月32日报道:孟京辉导演执导的戏剧《枪,谎言和玫瑰》昨晚在上海艺海剧院先锋剧场震撼上演,这也是该剧首次在沪演出,由《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原班人马担纲主演。

  改编自《自杀者》,时隔数十年解禁上演

  《枪、谎言和玫瑰》根据二十世纪俄罗斯剧作家艾德曼?尼古拉?罗伯尔托维奇的经典剧作《自杀者》进行创意改编,讲述了一个荒诞幽默的畸形故事:一个人因无所事事追赶蚊子至精神崩溃,赌气说了一句“我要自杀!”结果激起了整座城市的勃勃野心。各界人士纷至沓来向他进行愚蠢的威逼利诱,投机、阴谋、企图相互交织着,一场闹剧就此开始,但究竟为谁而死,一切早已无法挽回。

  《自杀者》剧本创作于1928年,但直至1976年才解禁上演。《枪,谎言和玫瑰》以当时俄罗斯社会背景为基础,晦涩又直白地探讨了人对于生命的渴望及对死亡的畏惧,并抽丝剥茧般的将矛盾背后隐藏的暴虐、信仰和哲学等触及人性的议题挖掘出来,进行了深刻的思索和探索。

image

《枪,谎言和玫瑰》现场演出剧照

  舞台废墟美学和极致的破坏性表演

  《枪,谎言和玫瑰》的舞台极为另类,上面杂乱无章地堆放着各类废品,四处涂满了诡异的符号,许多日常生活中的废旧家具也充斥在舞台的各个角落,废墟美学的概念首次植根于舞台。废墟是时间的缩影,荒诞、悲凉的气息从舞台上扑面而来,将观众轻而易举地抛入剧中那荒诞离奇的年代。

  除了废墟美学的首度应用,《枪,谎言和玫瑰》中更采用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式表演,这是暴力美学在舞台上的一种全新延展。在剧场狭小的空间内,破坏式表演以最真实、直白的方式展露出其无与伦比的戏剧张力和破坏性,舞台与真实生活的界限在这片恐惧夹杂着快感的空间里逐渐模糊。演员们在舞台上破坏能破坏的一切,最后破坏自己,观众在这种破坏中自我反省,自我救赎,从而重新寻找到生活的希望。

image

《枪,谎言和玫瑰》现场演出剧照

  极致的表演风格,张弌铖领衔主演

  此次《枪,谎言和玫瑰》的领衔主演张弌铖曾在孟京辉导演的多部戏剧作品中担任过主角,他独特的表演风格和质感颇受观众追捧。编剧史航曾评价他的表演犹如泼墨,看似粗枝大叶,但细节处理的成熟老道,极具个人特色。张弌铖也坦言自己的表演“擅长走极致”,他从不用平缓,中庸,循序渐进的方式表演。在演出一开始,张弌铖就会爆发出极强的戏剧能量,给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接着,他再踏踏实实地告诉观众为什么这样演。在这个过程中,角色水到渠成般自然而然地在他身上活过来。

  对于《枪,谎言和玫瑰》中废墟美学和破坏式表演,张弌铖也认为特别过瘾:“废墟美学有一种超脱时代的悲剧性,让人避无可避。同时,舞台能被我们折腾破坏成这样,我们有一种自豪感——现在全中国只有我们敢这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