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对话阿莫斯-吉泰:一镜到底 别无他法

2013年9月5日 08:01

来源:新浪娱乐 作者:康一雄 选稿:屠佳时

  9月2日晚,以色列导演阿莫斯?吉泰的新片《我是阿拉伯人》亮相第70届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这部电影很特别,全片时长84分钟,只有一个镜头,以一位记者的视角,讲述一个传奇女性的身世和家庭故事。

  面对新浪娱乐的记者,吉泰一脸轻松,一副墨镜一件T恤走过来热情地打招呼。他是个很幽默健谈的人,语调不高,讲话内容非常宽泛,并不愿意解释什么,同时在艺术追求上很坚持自己的观点。看上去他本人和他的电影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

  阿莫斯?吉泰是以色列人,他的父亲是德国人,纳粹德国时期的一名建筑师。“如果纳粹没有让我父亲活命,把他流放外国,我就不会有这个荣幸和你见面了。”这样的家庭出身,把他塑造成了一位会说多国语言、多才多艺的人。除了拍电影,他还曾为威尼斯双年展和阿维尼翁戏剧节做开幕戏剧,多种经营,有声有色。

  讲起拍片背后的故事,吉泰并不是一副历经重重困难后如释重负的表情。本片外景地位于以色列特拉维夫的郊外,拍片进度非常赶,就在主演因为档期而马上要离组的前一天,吉泰和他的团队终于拍出了最终用在成片里的这个长镜头。

  “所以演员就必须在实拍前做好足够的排练,”吉泰说,“我们要把他们当作舞蹈演员去训练。我们一共拍了9遍,第9遍开拍之前,我对自己说,要么拍成,要么我就什么也没有。然后就拍成了。”

  一镜到底的本片在媒体场放映后,遭到不少非议,很多人诟病本片是哗众取宠,根本没必要在形式上如此极端。吉泰则是从电影本身出发来阐述这个问题。“有些电影的故事不错,但是形式上完全没有修饰;有些电影的形式不错,但是故事很无聊。我认为电影永远是故事先行,形式永远是服务于内容的。《我是阿拉伯人》的故事,只有一镜到底才能表达完整,中间不能断裂,没有其它办法。”

  除了单一长镜头之外,本片的形式种类很简单,只用了三段配乐,分别在开头和中间使用了来自阿塞拜疆的一段音乐,结尾则是古斯塔夫?马勒的古典作品。“我很喜欢马勒,但这不是我用他的音乐的原因。我不想替你解读我的电影配乐。”

  不只是音乐,吉泰对于自己电影里所有的内容都不愿意作出解释。“就好比我和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导演,我和他讨论过电影技术上的事,他很着迷于数字技术,我则根本不关心这个问题。每个人想法不同,就是这样。我可以很好地理解中国14世纪的诗歌。有一次印度南部一个小城组织放映我的电影,我一听都快疯了,马上就去问组织者,这些印度观众会看懂我的电影吗?结果他们看完之后,凭借他们的理解,给我提了很聪明的问题。我拍完电影之后,我和你、和观众就平等了,我不应该替你解读我的电影,不应该强迫你接受我的解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