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爱丁堡国际艺术节落幕 科技与艺术的互动与融合

2013年9月3日 10:16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包含 选稿:朱恬

原标题: 爱丁堡国际艺术节落幕 科技与艺术的互动与融合

  昨天,为期21天的爱丁堡国际艺术节落下帷幕,今年艺术节的主题为“科技与艺术的互动与融合”。爱丁堡国际艺术节的艺术总监乔纳森·米勒表示:“很多人对科技敬而远之,他们认为高科技会束缚舞台的想象空间。我希望本次国际艺术节能改变这种观点,使人们逐渐认识到,科技拥有全面释放剧场与舞台潜能的神奇魔力,它带来的是一次解放,而不会成为前行的负担。”然而,英国当地媒体似乎并不认同米勒的观点,有报道说:“本届爱丁堡国际艺术节的主题我们早已在《战马》和《尼伯龙根指环》上演时便有了深刻认知。举真人与动画结合的《爱情故事》为例,天价的制作成本与长达八个月的排练时间成为该剧最受关注的焦点,然而它就像一个六岁孩子手里拿着一大把钱却不知道怎么花。剧场里的一切都很完美,似乎唯有观众是多余的。”

  在与艺术节平行的艺穗节(注:艺术节之外的非常规演出,又叫“边缘艺术节”)上,参演剧目包括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大将军寇流兰》、当代传奇剧场的《变形记》、智利电影戏剧团的《爱情故事》、美国伍斯特剧团的《哈姆雷特》、爱丁堡铁格剧场的《离开地球》等。艺穗节在273个剧院与表演场地总共上演了2871台节目45464场演出,售出约1943493张演出票,突破了2011年时创下的188万张的纪录,再创历史新高。《卫报》记者认为,“本届艺穗节与往届最大的不同之一,是创作者与观众们均清醒地认识到艺术具有改变世界的力量,他们共同开启了‘从艺术到行动’的全新局面,将作品从舞台延伸至社会生活……第三次浪潮让我们迎来了数字时代,而全球的文化也面临着一次前所未有的转型。这场惊天动地的文化转型已彻底改变了新闻工作者与读者、创作者与观众之间的关系——受众已不再仅仅是被动的消费者与冷漠旁观者,还直接干预着艺术家的创作初衷与创作方式等,甚至对作品主旨与意图的呈现途径也有着不容忽视的影响力。”

  法国戏剧《夏日焚风》将塑料袋剪裁成小人的形状,暗示人物命运飘零。

  《卫报》同时指出:“尽管目前仍有无数个来自世界各地的成长中剧团还停留在上一个世纪的思维模式中——他们急于让更多观众看到他们的作品,获得一张下一年度爱丁堡艺术节的演出邀请函就能令他们心满意足,然而可喜的是,越来越多的艺术工作者拥有更为广阔的思维向度,他们认为剧场的主要功能不应仅仅浮留在‘娱乐大众’之上,而应与即将到来的时代发生更为紧密的关联。这或许是本届艺穗节最鼓舞人心的时刻之一。”

  艺评版之殇引发的热议

  今年8月初,英国《独立报》宣布将取消艺术评论版面的消息在当时刚刚开幕的爱丁堡艺术节上引起了热议。支持者认为,在网络自媒体盛行的今天,观众已不再将传统纸媒上的专业剧评与“有失偏颇的评星制度”作为唯一权威的观剧指南。“传统媒体往往对爱丁堡国际艺术节的大型参演项目更感兴趣,而遗漏了艺穗节上各种充满创意的小节目。他们的剧评有时更像是以票务销售为目的的广告软文,而一个二星级的评分(最高为五星)无疑会带给创作者致命打击。如今的观众更习惯通过互联网来获取全面客观的评论文字,爱丁堡艺穗节恰为网络写手们提供了一个畅所欲言的开放平台与迅速提高写作能力的机会,在过去一个月中,社会媒体上涌现出的大批具有深度和广度的评论文字至今仍为人们津津乐道。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苏格兰纸媒对本地制作不吝溢美之辞、回避任何负面报道,这种狭隘的文化地方保护主义对于一个国际性艺术节的发展显然毫无裨益。”

  反对者的立场同样鲜明:“这个国家最优秀的剧评人正因为某些特殊原因而面临失业,这其中包括报社的财务问题、社会媒体的冲击、艺术创作者对剧评持有的态度等等。报社通常认为社会媒体的出现会影响报纸的销量,而事实情况是,在21世纪的今天,旧有经济模式已很难继续支撑一个庞大的传统新闻机构像过去那样运行。裁员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关键在于要寻找到适用于这个时代的全新模式。此外,与社会媒体相比,艺术创作者们似乎更不乐意在传统媒体上读到批评的声音,因为他们难以忍受这些声音通过大众媒体的公开传播渠道广泛影响人们对作品的初步认知——尽管这些声音并无任何人身攻击,亦给予了创作者足够的尊重。但是,正是依靠这样的声音才能建立起与公众的真诚对话。如果因为上述或其他原因而任由这样的声音消亡,那么最终受到伤害的将是观众以及戏剧艺术本身。”

  来自《卫报》的剧评人则并不倾向于任何一种激进的观点,他认为:“人们通常会将专业剧评人与网络写手置于对立面,然而就今年爱丁堡艺穗节的案例来看,两者不仅相处融洽,且彼此形成了良好的互补。对于数量与日俱增、生存日益艰难的独立或边缘艺术团体来说,他们需要的是确有观点的评论与报道——不论来自传统媒体,还是来自社会媒体。两者并非对手,而是站在同一阵营的队友,他们之间没有竞争,只有合作,双方共同推动着剧场的整体发展。”

  中国作品引发的话题

  受邀参演今年爱丁堡国际艺术节的中国作品《大将军寇流兰》是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于2007年时推出的剧目。该剧在爱丁堡的两场演出引起了英国各大媒体的关注,也得到了不同的声音。不论这些声音是褒是贬,对于一部艺术作品来说,只要能得到客观、真实、诚意的评价便是获得了尊重与尊严。

  《金融时报》给了《大将军寇流兰》四颗星的高度评价:“作品的风格交杂着近乎粗暴的率直与简洁利落的秩序,群众演员们穿着统一服装,象征剧中角色被禁锢的思想。两支摇滚乐队分别站在舞台两侧——由于事先已被告知要降低分贝,因此多数时间乐手们谨慎地控制着音量,只在即兴演奏部分用咆哮的吉他愤怒地吼出莎士比亚原剧中灼热的台词。具有批判精神的重金属摇滚乐为剧情发展提供了极具感染力与戏剧性的现场解说……濮存昕塑造的马修斯有着无比坚毅与自我的气质,与许多版本着意刻画的罗马贵族形象相比,他对该角色的诠释显然更具有说服力。演员荆浩的表演亦同样出彩,他将奥菲迪阿斯复杂多变的情绪——敌对、赞美、愤怒、悲伤,表现得极为生动。”而《卫报》只给出两颗星的评价:“毫无疑问这是一部大制作的史诗,然而史诗未必是最好的诠释方式,因为我们并未收获预期的掷地有声的回响,这令人不无遗憾。尽管摇滚乐队在舞台上不断制造出震耳欲聋的声音,然而与其说这是突破重围的呐喊,不如说是为了掩饰无力的低语,从某种程度上反而削弱了莎士比亚悲剧原应具有的强大张力,仅仅让人感受到犬儒的沉默、失语的空洞。舞台上的人群慵懒、毫无动力、死气沉沉,某些庞大道具似乎只是装饰性的摆设,难以看出实际意义……然而濮存昕的表演让人难忘。他上场时带着摇滚明星般的自信,像一座随时可能爆发的活火山,浑身上下散发出强大的气场。他与扮演自己母亲的李珍的几场对手戏尤为精彩,充满惊人的力量,是这部作品值得被记住的瞬间。”

  除《大将军寇流兰》之外,另有三拓旗剧社的《署雷公》、上海师范大学影视学院的《阿Q正传》等近十部中国作品参加了爱丁堡艺穗节艺术单元的演出。对于这个鼓励创新、“展示人类精神”、追求自由表达的国际性艺术盛事来说,中国的作品似乎过于含蓄与温和。在英国Dave有线电视频道举办的艺穗节趣闻征集活动中,一则获得头奖的段子引起了人们争议:“我听到一个传闻,吉百利公司正打算推出一款东方口味的Wispa(一种巧克力排),名字可能叫‘中国式耳语’(耳语whisper与Wispa的音形俱近)。”《卫报》记者认为:“作品观点模糊、创造力贫乏等问题并不能完全归咎于中国的管理制度,关键还是在于中国艺术家的‘自我审查’。”

  今年7月,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已取消了一般题材电影剧本的审查。这一举措“对应的是对文化发展规律的尊重,对文艺创造者的信任,是文艺繁荣的必然要求和文艺发展规律使然,也是大势所趋”。相信对于戏剧创作者来说,未来也必将拥有更为广阔与自由的空间,以进步、美好的价值观为时代发声。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