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唱勿煞的黄永生演到生命最后一刻

2013年8月5日 07:59

来源:解放网-新闻晨报 作者:邱俪华 戴震东 选稿:顾卓丹

原标题: 唱勿煞的黄永生演到生命最后一刻

今年5月晨报记者采访黄永生时的留影/晨报记者 陈征

  今年5月晨报记者采访黄永生时的留影/晨报记者 陈征

  上海著名说唱艺术家黄永生昨晚突然离世,笑的舞台上又痛失一位大师。事发突然,记者还是试着拨打了黄永生的电话,电话那头,黄永生的孙子接了电话,表示太突然,一时无法接受。陪伴一旁的演员顾竹君向记者讲述了整个经过黄老师昨天下午还在“曲艺大家唱”上表演了两段说唱,状态很好。晚上回家却晕倒在自家的电梯里,因为当时恰好是一个人,等到邻居和家人发现后拨打120,医务人员赶到时已宣告不治。“他一定是倒在了舞台上。”昨晚黄永生的好友叶惠贤接到记者电话才得知噩耗,难过中他这样喃喃道。

  最后一次说唱:昨下午还唱了《金陵塔》

  昨日下午,黄永生在位于南丹东路的徐家汇街道社区文化活动中心为市民表演,黄永生唱了自己写的脱口秀,最后还和自己的学生合唱了一段上海说唱《金陵塔》,表演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昨天是大家唱的第574期,黄老师还唱了两段说唱。”顾竹君告诉记者。

  “大家唱”是黄永生1999年发起组织的公益活动。虽然参加活动的演员没有分文报酬,但加入这一街道社区表演行列的艺术家和曲艺爱好者越来越多。十多年来,黄永生和黄永生演出团的伙伴们一起,坚持每周日下午两个半小时为热爱曲艺的观众义务表演。直到2005年底他突发心脏病,才不得不暂时停了下来。但一做好心脏搭桥手术,黄永生又重新出现在了演出现场,风雨无阻。昨天也是一样,他参加完“大家唱”活动回家,不想却晕倒在电梯里。“他的心脑血管一直不好,之前也晕倒过很多次,也住过院搭过桥,不过每次都说"不要紧不要紧",他很爱这个舞台。”顾竹君说。

  黄永生不仅是上海说唱的创始人,也担任了多年上海广播电视艺术团的曲艺队长。昨晚电视台的领导也第一时间赶来慰问。顾竹君告诉记者,因为事发突然,黄老师的身后事单位和家人今天还会进一步商议。

  最后一次出镜:《精彩老朋友》

  昨晚接到记者电话,叶惠贤直说:“怎么会,太突然!”叶惠贤是不愿意相信,因为就在7月上旬,黄永生还刚刚参加了《精彩老朋友》的录制,在节目里又唱又跳,状态非常好。不想节目还未播出,老友就已匆匆告别,令叶惠贤感觉难以接受。

  “他不仅是我的好友,更是我的伯乐。我们是唐山大地震那年1976年就认识了。当时我还在新疆当知青。正好北京有一个曲艺调研活动,我代表新疆代表队,他代表上海代表队,因为是上海老乡,所以很快就熟悉了。1978年年底我从新疆回来,他当时是电视台曲艺队的队长,就把我借到他的广播艺术团工作,他不仅是好朋友,更是我的伯乐。”

  叶惠贤回忆黄永生是队长,更是一位高产的艺术家,“他当时非常红火,《买药》、《热心人》……出了不少好段子。他是上海说唱的创始人,也是曲艺队的领路人。"上海说唱"这个名字还是侯宝林大师起的,黄永生在艺术上应该说对上海的贡献很大。半个世纪来无人能超越。”

  黄永生的本子基本上都是自己写,另外上海说唱唱腔设计,包括演唱功底也让业界和观众普遍认可。

  回忆上个月最后一次出镜,叶惠贤说黄永生有个外号“唱勿煞(唱不死)的黄永生”:“他当年有《山》、《路》、《门》、《人》很多一字韵的唱段很精彩,那天录节目他就一口气唱了一百多座山。我估计他是倒在台上的,我自己真很痛心。”原来黄永生这几年病痛一直没有停过,心脏和脑部搭桥以后不能上台,几次都是抢救过来的,“最近又摔倒过,也晕倒过,但每次都是过两天又听说没事了。我们这次请他的时候也是很小心,怕他出事。7月上旬那天他非常好,又唱又跳。没想到……”

  最后一次当嘉宾:星戏会30周年纪念演出

  就在6月中旬,记者也见过一次黄永生,当时是电台星戏会30周年新闻发布会,老先生作为当年第一期第一个表演节目的嘉宾,表示义不容辞要来给这个30周年庆道贺,也欣然接受邀请表示要参加7月中旬30周年的纪念演出活动。当时他还跟记者侃侃而谈,希望说唱艺术后继有人。

  昨晚,上海电台戏剧曲艺频道总监赵虹受访时也唏嘘不已,告诉记者已经做了安排,今天播出的《说说唱唱》节目会把黄永生两个多礼拜前参加这次纪念演出的所有采访和演出内容作为特辑播出,纪念这位上海人所钟爱,他也始终挚爱着上海观众的艺术家。

  赵虹说:“黄永生30年前星戏会的第一场也参加了,这次30周年大庆,我们也邀请他。我记得那天演出结束,黄老师没有看完所有节目,而是中途走的,他心心念念那天自己还要去参加"大家唱"活动。那天我就在想,他真不像他这个年龄的人,虽然80岁了,但是你看到他不会猜得出他的年纪,他人很清爽,特别有精神。我们也知道他这些年好几次摔倒生病,但是下一次好像没有这件事,不像个病人,尤其是只要一说是上海说唱活动,他那种精气神真跟人家不一样。不仅是对职业的敬重,还有他对戏迷的敬重,我们都看在眼里。”

  赵虹说本来这次邀请黄老师来是想留一些精彩唱段,没想到这么快这些素材又有了这么不同的含义。电台当天负责采访和接待黄永生的上海戏曲广播主持人张源昨天也向记者回忆了自己亲历的老先生最后一次当嘉宾的经过。“他还清楚记得第一次在上海电台的大播音间录第一期他是第一个亮相的,唱的是《金陵塔》。他还告诉我他最近一直在做的"大家唱",只要一说起这个,他就特别高兴。说到滑稽艺术的传承,他也比较感慨,常常跟我们提起他那个8岁的小徒弟,很希望说唱艺术能够传承下去。”

  [黄永生生平]

  1934年出生,浙江舟山人。一级演员,“上海说唱”曲艺形式创始人袁一灵的嫡传弟子。曾任上海电视台艺术团曲艺队队长、上海曲艺家协会副主席、上海曲协上海说唱专业委员会主任、黄永生上海说唱艺校校长、上海黄永生演出团团长。一生钻研上海说唱,在上海家喻户晓。

  最初脱胎于独脚戏 “唱派”的“上海说唱”、在吸取了苏州弹词、“小热昏”、浦东说书及江南农村唱春道情等艺术基础上发展起来,这种说唱间加入“噱头”的逗趣表演形式,一度是上海、无锡等地很受欢迎的民间艺术。 1956年,北京举行全国曲艺会演,时任评委的侯宝林先生问上海工人文化宫艺术团说唱队演员黄永生所演节目是何名称,黄答“说唱”,侯宝林先生说:“说唱的含义很广,曲艺都可叫说唱,既然你是上海来的,你的节目就取名上海说唱吧。 ”从那以后,“上海说唱”作为曲艺的一个品种,有了自己的名称。

  这之后,黄永生将上海说唱发扬光大,他不仅将城隍庙梨膏糖叫卖声、“潮流滑稽”刘春山、“绕口皇帝”袁一灵的传统说唱进行逐个改良,还发明了“上海说唱”发展重要道具之一的“三巧板”。这个最早用于“小热昏”演出的击拍伴奏乐器,由黄永生改良成红木材质,并将其中两块以插销相连便于手持,最后还为之拴上红色穗子……就这样,从最初的伴奏乐器,“三巧板”变身“上海说唱”的故事道具,或为书、或为扇、或为剑。

  1999年,黄永生创办了《黄永生上海说唱大家唱》的公益平台,在徐家汇街道的大力支持下越唱越红火,黄永生和他的伙伴们坚持每周日下午两个半小时义务表演。也就在那里,已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上海说唱”传承人的黄永生在近80岁时老来再得徒,2010年,年仅5岁的小曲艺爱好者连彬尧以学唱 《金陵塔》惊艳“大家唱”舞台,并被收为黄永生的关门弟子。

  黄永生经典曲目唱词节选

  《金陵塔》桃花么牛头红,杨柳条儿青~~勿唱东来勿唱西,唱只唱~~~金陵宝塔,一层又一层。

  《古彩戏法》锣鼓敲,叮咚叮咚叮咚响,喇叭响,咪哩吗啦咪哩吗啦, 蛮闹猛,一场古彩戏法开了场, 毯子身上盖一盖, 变出黄金万两……

  《做人要做13点》嘴巴甜一点,微笑多一点,脑子活一点,行动快一点,心态平一点,手脚勤一点,良心善一点,讲话轻一点,肚量大一点,脾气小一点,毛病少一点,钞票有一点,运道好一点。

  记者手记

  流泪的黄老师

  刚才在看电视,我老婆在旁边刷微博,忽然叫了我一声,“啊呀,黄永生过世了! ”

  她叫我的原因是她知道我前不久刚刚采访过他,而且黄老师后来给我打过一次电话,我接完电话就和她讲,是唱《金陵塔》的黄永生打给我的。

  所以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也是咯噔一记“不会吧。 ”

  我采访过黄老师两次,一次是2008年,我在做改革开放30周年的专题报道,去请他谈当年他写上海说唱的故事,说实话,那是一次比较通常的采访,给我的印象也不深。反而是今年5月份的这一次,倒会让我在采访之后有所感悟。

  那次采访是在他家里进行的,他的气色很好,讲话中气很足,和2008年见他时几乎没有什么变化。采访两个小时他不仅没有半点倦意,后面还拉着我看了半个小时他关门弟子连彬尧的录像。

  但这一次在采访中,黄老师哭了,哭得很伤心。

  看见他哭了,黄老师的爱人放下手里的毛衣上来劝他,“做撒拉,每次讲这个都要伤心,勿要去想了,勿要激动”。

  他擦了一把眼泪:“我讲的是我自己的爸爸,我哪能好勿伤心? ”

  黄老师和我谈到了他的父亲,他十岁丧父,父亲死于当时日军的轰炸。这件事也是他学说唱的缘由之一,他说,父亲死后,他一直陷在悲痛中,于是就到街上去看艺人演说唱,他们唱“日本乌龟掼炸弹,九一八,八一三……”

  事情过去几十年了,但始终是黄永生过不去的一道坎,他爱人告诉我说,每回提每回都要情绪激动。

  事后我会想起这位老人流泪的画面,也许,每个老人的心底里都会藏着一条这一生中最为悲恸的情感沟壑的。

    本网原创:东方网记者眼中的黄永生:“上海说唱”因他定名

              黄永生的传承梦:让“金陵塔”有接班人

     相关新闻:沪著名艺术家黄永生逝世 "上海说唱"由他成为曲种 

               黄永生:我活在世界上,每个星期都要去“大家唱”

               唱勿煞的黄永生演到生命最后一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