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娱乐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潘玮柏:人过得踏实平凡才是好事[图]

2012年9月14日 19:30

来源:天天新报 选稿:张力韵

  潘玮柏

  掌声和嘘声,巅峰与谷底,去年的金钟奖让潘玮柏尝遍个中滋味,也令他在挣扎中体味了人格短时“分裂”的状态,所幸的是,得失之间反而让他找到创作《24个比利》的灵感。今天,这张新专辑就要举行签售会,不远的11月10日,他的“释放自己”个唱也将登陆上海大舞台,三十而立的潘玮柏,正用坚实的步伐令质疑者封口。虽然还不能彻底放下这段过去,但昨日接受记者专访时,潘帅说自己已能坦然面对宠辱,“这是一件好事,我看开很多事情,不会因为小事就钻牛角尖,因为这么大的舆论都承受过了。”

  【谈金钟奖梦魇:我到底有什么错】

  记者:这次带来新专辑《24个比利》,11月的上海个唱也会唱这些新作品,它的灵感据说是来自金钟奖的一番波折?

  潘玮柏:它本来是一本书的书名,多重人格的主人公犯下很多罪行,最后证明是他其中一个人格而被判无罪。去年金钟奖得奖后的那些舆论,让我回想到这本书,我经历了开心、难过、生气很多不一样的情绪转换。还记得当时全家看金钟奖直播,我妈妈和弟弟在上海,我爸爸在台北,我在郑州看,第一时间反应是大叫“怎么可能!”可是第二天起来就完全不一样了。以前看刘德华拿奖,第二天报纸会写他在十年里怎么熬出头,结果第二天我醒来看到的是:“金钟奖是大便”,还是一个前辈讲的。回到台北,从没有见过那么多的新闻采访车,我心想:我是到底犯了什么罪吗?是我杀人放火了吗?那天我告诉自己不哭,可是上台前听到一点点赞美声我就哭惨了。回到家之后,新闻还在播,爸爸说了很多安慰的话,他担心我会没办法承受,可我不敢在他面前掉眼泪,生怕一发不可收拾。

  记者:当时的心情特别挣扎吗?

  潘玮柏:尤其是刚发生的时候,你会不知所措,那毕竟是小时候就有的梦想。感觉就好比你为父母活了很多年,他突然说你不是亲生,好比你今天好不容易被人求婚了,戴上戒指的时候突然警察把他抓走了。当世界突然和你想象的不一样,你突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来做这些事?不只媒体来说你,连同行的艺人都在说你,这个奖又不是我偷来的。当时当下,很多情绪涌来。直到有一天,我看到金士杰大哥写了一段话“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做黑马,希望有天我可以成为我的黑马”才释然,他当然是遗憾,也同时恭喜我。去年的我幸运又无奈,也经历了成长的转折点。

  记者:现在已经完全放下了吗,是谁帮你站起来?

  潘玮柏:不太可能完完全全,就像离过婚的人很难说自己从来没结过婚,内心某个层面还想飙脏话。当时最令我受打击的是前辈的话,媒体、同行我都无所谓。后来和纪佳松做这张专辑,音乐让我无忧无虑了很多,还有身边的朋友给我很大的鼓励,丞琳、小猪、Jolin、杰伦、林俊杰都给我打气。再怎么样被骂,也没办法改变事实,因为奖座就在我家!哈哈!

  记者:明年的金曲奖,会因为金钟奖而对奖项有所恐惧吗?

  潘玮柏: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我没有非入围不可,也不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入围。做舞曲很辛苦,我的心愿不是自己的歌,而是舞曲这种音乐类型能够拿下最佳歌曲。就算明年没有,十年后还是会,因为十年后会是我们这一代当评审。这些事不像篮球一下子分出胜负,不是亮灯30秒就能解决,需要时间。

  记者:所以11月的上海大舞台会是你“舞曲革命”的又一步?

  潘玮柏:我很期待“释放自己”个唱,它会成为《24个比利》的延续,不管来者带着什么情绪,希望大家都可以尽兴。我会打造视觉、歌曲、舞蹈三位一体的演出,挑战更多“剧情舞蹈”,尤其这次改室内演出我还蛮开心的,场地一大感觉是自己唱了KTV回家。大有大的好,小会很有气氛。

  【谈绯闻:拍到也不承认】

  记者:刚刚过了生日,2字开头和3字开头有什么不同感受?

  潘玮柏:更有自信,角度也变得不一样,20岁要确认很多人的想法,30岁我更清楚我要做什么。像这张专辑,我丢《24个比利》给公司,起初他们都不懂,觉得我是疯了,20岁的我会听他们的不要做,但30的我很坚持,最后所有东西出来,他们叫我天才。大概在十年前,我去长沙媒体称我、周杰伦、王力宏、林俊杰为“江南四大才子”,可当时23岁的我有点心虚,可经过这些年一步步成长,这次这个称号回来的时候再回头看我真的跨了一大步,我有底气了。

  记者:事业有这样的愿景,感情方面有什么想法?

  潘玮柏:感情我可能没有办法得奖,相比工作,我完全不积极不主动,有就有,没就没。我以往的经验一定是从朋友变成恋人,我不太会追,在恋爱前我从不送东西,变恋人之后才送。这也许是跟我爸妈的爱情路相似,在新歌《华丽进行曲》做了送钻戒还是送苹果的选择,我爸妈结婚是没有钻戒的,我外公外婆之所以欣赏我爸爸是因为他打工赚钱在拜访的时候买了苹果,他们觉得很有心。他们的爱情没有昂贵奢华的东西,我的爱情也是同样的信念。结婚之后我会尽一切去给予她,但交往之初,简单的认识对方、信任对方、需要对方,再在一起。

  记者:你的歌迷都帮你牵线杨丞琳。

  潘玮柏:看到一个新闻说我消费女星,我都不想说了。其实丞琳,我跟她大概是真的打死都不可能了,我们熟到很像哥们,很难啊。玩耍可以,真的要在一起很难,可是谁知道呢,也许过了一、二十年之后,搞不好她会爱上我。哈哈哈。我喜欢的类型一直没变,只是择偶的条件不一样了,以前就找喜欢的在一起,现在考虑很多,真的要结婚的话,我喜欢简单的人,不喜欢天天吃昂贵牛排的奢侈恋爱,人过得踏实平凡才是好事。

  记者:现在明星流行微博传情,你会效仿他们,还是像周董拍到正面才认?

  潘玮柏:我不理解网络传情这回事,我绝对不会像他们那样,也不会像杰伦那样,我应该像刘德华吧。(刘德华不是隐婚吗?)不是隐婚啦,是会保护自己的恋情,尤其现在的网友那么八卦,她是圈内人就算了,圈外人会有多难,每天被人说丑啊胖啊般配啊,为什么要承受这些。我不会承认,拍到我也不承认,粉丝配对成功,我也不承认。以前经纪公司都骂我,说我不会传绯闻。这是我从出道以来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