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娱乐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帆布上的民谣——鲍勃-迪伦丹麦办画展

2011年3月28日 10:49

来源:新浪娱乐 选稿:王霖

  北京时间3月28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当所有人都在关注鲍勃·迪伦的“永不落幕巡演”(Never Ending Tour)时,他的个人画展正在丹麦静静的举行。那里展出了迪伦的40幅丙烯画,素材来自他1989到1992年间巡演途中的见闻。

  今年69岁的迪伦从1988年就开始了“永不落幕巡演”,平均每年100场,迄今为止已在世界各地演出了2300多场。吉他手查理·塞克斯顿、贝斯手托尼·加尼尔、多乐器乐手唐尼·赫伦一直追随在他的身边。下个月,迪伦的巡演团队将来到北京、上海、香港。与此同时,他的个人画展也将在丹麦落下帷幕。

  迪伦不仅是伟大的民谣歌手、诗人,还是一名画家。他的绘画生涯从上世纪60年代末就开始了。1966年一次严重的摩托车事故后,迪伦在休养期间向画家诺曼·鲁宾(Norman Raeben)拜师学艺。1971年的那首《WhenI Paint My Masterpiece》(当我绘制我的杰作),也许就是在他画画时创作的。1994年迪伦的第一本画册《Drawn Blank》(憔悴的苍白)出版了。十几年后,德国开姆尼斯艺术画廊的老板英格丽德·慕辛格(IngridMssinger)在一家艺术书店看到了这本画册,于是就有了2007年迪伦的第一个画展“憔悴的苍白系列”。

  慕辛格非常喜欢迪伦早期的歌曲《Subterranean Homesick Blues》(地下乡愁布鲁斯,1965),她说:“一个将语言运用的如此形象生动的人,一定会画画。”她邀请迪伦将以前的作品拿出来展览,他却非常认真的要重新创作。就像在这么多年的“永不落幕巡演”中,迪伦总是用不同的唱法演绎经典作品,他不喜欢重复过去。在8个月的时间里,迪伦创作了320件水彩和水粉作品。这些作品都是对他在1989到1992年巡演期间画作的再创作。慕辛格说,迪伦喜欢不同的尝试,他常常会用不同的媒介和色彩,为同一个主题创作三、四件作品。慕辛格最终选出了170幅作品参展。展览办得很成功,得到的评论也很积极。慕辛格收到许多买画的请求。德国艺术评论家布克哈德·穆勒(Burkhard Müller)说:“即使鲍勃·迪伦没有唱过歌、写过诗,这次展出的作品也是很值得一看的。”

  去年迪伦的画展来到伦敦。展览的名字是“帆布上的鲍勃·迪伦”(Bob Dylan on Canvas)。因为和之前展出的纸上作品不同,这次的都是大尺寸的帆布油画。去年9月,迪伦的“巴西系列”作品被运到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国立美术馆,展览一直持续到下个月。

  人们努力在迪伦的画作里寻找名家的影子,有人想起了印象派大师梵高,有人想起了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还有表现主义的蒙克、野兽派的马蒂斯、后印象主义的埃米尔·伯纳德。迪伦否认对任何风格和流派的模仿,他说:“我没有试图得到社会的认可,或者迎合别人的观点。”也有人欣赏迪伦的自由风格,认为他的画风狂野粗放,自然颤抖的笔触很有美感。

  迪伦在第一部自传《像一块滚石》(2004)中写道:“我会画什么呢?嗯,我猜会是手头的任何东西。我坐在桌边,放好纸和笔,拿来一台打字机,一朵玫瑰,笔、刀、大头针、空的烟盒。我完全忘记了时间……倒不是我把自己当成了画家,只是喜欢在混乱中寻找秩序的感觉。”在1989到1992年的巡演途中,迪伦记录下那些吸引他眼球的点点滴滴,他说:“我只是画下令我感兴趣的东西。成排的房屋、大片的果园、笔直的树干,可能是任何东西。我能把一篮水果变成生与死的戏剧。女人的形象是有力的,所以我就刻画她们的这一面。我可以在房车区找到绘画对象,也能画有钱人。”

  歌迷们在欣赏迪伦画作的时候,难免要和他的歌曲联系起来。《红狮酒吧的妇女》是在1992年他去英国黑潭演出途中创作的。画面上一位穿着华服的丰满女人,正性感的扭着臀倚在吧台边,仿佛《BlondeOn Blonde》(无数金发女郎,1966)中的女子跳到了画布上。尽管不一定每幅画都能找到对应的歌曲,但是它们创作视角和主题都是相通的。几十年来,迪伦一直用音乐和诗歌描述美国的现实生活,他的画也是如此。那幅《桥上的男子》刻画出了典型的美国形象。于是评论他的画作时,人们经常提到以描绘寂寥的美国当代生活风景闻名的爱德华·霍普。然而人物并非迪伦描绘的主角,船、铁轨、自行车、电视屏幕……这些物体才是他绘画的核心。人物在迪伦的画里不是静止的、模糊的,就是不在场。尽管如此,迪伦的每一件作品都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很多风景画的视角是从门框、窗户、阳台等延展开去。例如《湖畔小屋》,这是一个普通的生活场景,拉下的百叶窗隔离了外部的世界,电视机没有开,充满了宁谧。你仿佛能感到房间的这头,一个孤独的人正注视着这一切。真因为如此,人们才把迪伦的画称为作在帆布上的民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