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娱乐>>新闻>>正文保护色:  
《可凡倾听》恋爱中的宝贝--周迅专访

2007年2月5日 11:30
[我要留言]

image

  她是落入凡间的精灵,有着天真无邪的脸庞;她不是典型的美女,却以另类气质取胜;她曾经是北漂一族蛰伏多年,如今已成当红女星;她生性飘忽不定,像雾像雨又像风,如今却是最幸福的小女人。她就是恋爱中的宝贝——周迅
,今天我们将倾听周迅的私房话。

  曹:周迅你好!

  周:你好!曹老师好!

  曹:最近冯小刚的《夜宴》备受大家关注,你在戏中扮演青女这个角色,按照冯导演的话说呢,青女这个角色在整部影片当中起了一个呼吸的作用。能不能跟我们说说青女这个角色为什么称她是全片的“呼吸”?

  周:因为《夜宴》其实是一个缩小的一个社会百态,其实在里面各种各样的性格都有,主要讲的是欲望,对权利的欲望,对控制的欲望,还有人和人之间比较私立的关系。因为青女在里面,她的欲望就是去爱,是整片里面最单纯最干净的一个角色,所以你看到青女出来的时候就感到呼了一口气。感觉世界还是有一个明亮的点,像一个光束一样照进来。

  曹:你觉得青女这个角色跟你以所往演过的那些角色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周:其实像这种性格单纯的我以前也演过,最大的区别就是,因为青女不是一个大喜大悲的人,她可能就像一湖水一样,是平静的,可是当她碰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她会有反应,有反应的同时她就自己沉淀和过滤,所以她眼神里面包含的东西是更丰富的。

  曹:那你在《夜宴》这个戏当中和章子怡有很多的对手戏,你觉得她是一个什么样的演员?

  周:她是一个非常上进努力的小女孩,对,她的心理其实是挺小女孩的。其实她说话也非常直接,而且她不会藏着掖着,那可能因为这些直接让不了解她的人感受到她的冲劲,但因为她是北京女孩的性格,其实她说话就是这个样子。所以我觉得这样的相处方式是很好,而我们在拍《夜宴》之前几乎没有什么接触,拍完之后她是一个挺值得交的朋友。而且你想她20多岁,她这次演的皇后心理是很复杂,她每个点都抓得很准的。

  曹:那你们在拍戏的过程当中会不会彼此间有一些些较劲呢?

  周:其实没有。因为开拍之前我们两个人还是玩得挺高兴的。还是平常女孩之间的一些话题,然后我们说各自的台词,因为这两个的较劲是角色之间的。

  曹:人物之间。

  周:就是她给一个眼神我还一个眼神,那是有的。

  曹:那你们俩在这部戏中的很多的对手戏,现在媒体给予了特别夸张或者说刻意的渲染,会不会影响你们的友谊或者说你们平时两人会不会说这个事?

  周:完全没有影响到我们的友谊。有些时候看到新闻还会说,哎你上哪个网去看。我们是以一个比较说笑的态度去面对的。今年冬春的时候我去纽约,然后正好是《艺妓回忆录》要在那边放。你可以到处都看到那双蓝眼睛,我觉得挺骄傲的。

  曹:这是你第一次和冯小刚导演合作,你和他合作的感觉怎么样?

  周:他拍很多喜剧的东西,那我觉得其实他骨子里挺忧郁的。因为他在平常生活里面他会跟你说笑啊,在谈话当中他就把这个道理告诉给你了,但是在现场的时候他是比较安静的,你看他待的地方有个气场,整个是安安静静的气场,就把他性格里面的另一部分就全都带出来了,那这次《夜宴》虽然是一个古代的宫廷戏,但是台词也是非常非常的精准。所以我看到了一个漂亮的故事。

  片花

  曹:有人曾经问你,说你最希望在你的眼前重现一种什么样的场景,你说希望重现小的时候电影院的一个场景。为什么呢。

  周:因为我小时候生在电影院的。那时候我很多很多时候的玩都是在电影院度过。因为那是我特别珍贵的一段回忆。那时候看很多黑白的电影。《小兵张嘎》《地道战》《地雷战》什么的,然后那时候小时候最喜欢的一个电影是《超人》,直到现在好多人会问,说你想干嘛,我说我想当“超人”。因为那时候看到超人一个是因为他的想象力,人会飞啊什么的,还有一个是他是去帮助人,他是帮助地球去解决问题,会有一点英雄主义情结。而且我永远是坐在第一排,所以看的东西更大,所以那时候想过我要是在上面会是什么样。那种想过。小时候是想当音乐家的。

  曹:是吗。但是听说你父亲希望你将来当一个作家?

  周:对对对。因为我爸爸是比较文人的,然后也是看很多书,也写文章,写得一手好字。我的名字叫“迅”,那里面有两个意思,一个是我来得特别快,还有一个是他希望我以后是安安静静写字的人。小的时候爸爸还训练我画画。因为我爸爸画画得不错。就让我画苹果啊画什么的,我没有这个耐心,完全是反的。

  曹:我听说你小时侯还有一个习惯,爱趴在阳台上去观察路人的表情和动作?

  周:对。那个时候我很幸运我有两个阳台。然后因为是独生子女,就经常会一个人在家,就看阳台。我有一个阳台是面对电影院的。现在开场了。因为电影我都看过。差不多到哪该结束了。哇!就看到人散场出来。那个阳台是我爸爸种花的阳台。四角的地方有洞,是可以下水的。我爸在夏天经常会把那个洞给堵起来,就成为我的游泳池。小小的这么一个。当然水很少啦!但是小孩有水就很高兴,就是夏天也会穿着雨靴,下雨的时候踩水。

  曹:那是小孩最快乐的时间。

  周:对。另外一个阳台是面对衢州的一条大街,那里人来人往特别多,还会看到小猫在瓦片上走啊。你还可以看那些鸡都在干嘛。

  曹:你小时候觉得自己是一个漂亮女孩吗?

  周:小时候我自己没觉得,但是我妈妈说小时候就是很小的时候经常被人抱来抱去的,小时候自己不知道。

  曹:你大概到什么时候有人开始找你拍挂历?

  周:就在念艺校的时候,1989年,人民出版社钱玉强老师到我们学校,我们在上课时候他就早,门口一直看,我想这人是干嘛呢。然后就挑了我们班里3,4个女孩去拍挂历。

  曹:是哪个导演最先从挂历上发现了你?

  周:谢铁骊导演。

  曹:导一个什么戏呢?

  周:叫《古墓荒斋》。我就是演那个小狐狸精,也是为了救自己心爱的人,就是救那个书生,我把我的一颗那种丹,因为他被女鬼缠身,阴气特别重。就这一家,我爸是狐狸里面的医生嘛,就把那颗丹给他。

  90年代初,挂历界曾流行“北有瞿颖,南有周迅”的说法,然而周迅却来到北京加入北漂一族,为的是追随一段感情。那时周迅每天晚上在歌厅唱歌,一般都是唱梅艳芳、张艾嘉、王菲的歌,直到现在她仍在延用那种近乎呢喃的方式来表达内心的梦想。那段日子清苦而快乐,然而很快,幸运的周迅被陈凯歌导演看中,从歌厅带到了《风月》剧组。

  曹:据说你那天试完镜回家以后还是挺激动的,晚上睡不着,吃了安眠药才睡的?

  周:不是不是。因为《风月》最后还是确定巩俐来演,我心里挺难过的,但是我也是通过那件事,悟到一个道理,是你的就是你的,你努力过了,不是你的,一定要让这个过去。那天晚上,我就问凯歌导演要了一颗安眠药,我说你可以给我一颗安眠药吗,吃完我就睡,睡完第二天就好了。

  曹:那个时候凯歌导演其实一直就说,周迅是一个特别好的心灵沟通者。

  周:其实他们挺珍惜我身上有的一些可能是天赋的东西,导演说你留下来看我拍戏吧,然后我跟了他大概半年。每天看张国荣和巩俐演戏,那一段是对我帮助非常大的,因为我看过剧本,我知道整个故事,然后我就去看巩俐怎么去表达这个情绪,跟我想的区别在那里。到了98年他又拍《荆轲刺秦王》,然后他就问我说你有没有演过瞎子?我说没有。他就说那你来演吧。我说哦好。剧本里这个女孩的性格挺让我感动的。荆轲把她全家人都杀了,说你要是不杀我,我就跪下乞食。她就一个非常//非常有尊严的一个小女生。那我没演过瞎子怎么办呢?看了阿尔帕西诺的《女人香》。那时候有时候就坐在车里我就去看瞎子怎么去抓,在家里就会闭上眼睛去摸。就拍了半个月那个戏。

  曹:那你后来拍《橘子红了》。你一直说这部片子其实对你个人来说是挺重要的。

  周:因为像我之前演的角色,都是比较小女孩,没有那么大的负担的角色,没有压力的角色,就是小女孩。像拍“太平公主”的时候是很开心的,就是小女孩的那种烂漫。然后因为她是公主,她又受宠。但是到《橘子红了》就不一样了,秀禾是我第一个去承担一个人的内心,她是有负担的一个角色,秀禾她是个很压抑的角色,她能说的她也不能说,不能说的她就更不能说了,那个时候这种张力是我第一次碰到,这是一你冲不出去的状态,所以那个时候我反而是慢慢喜欢上演戏了,以前是觉得好玩,真好玩。但是从橘子红了开始,OK,这个是我一辈子的工作了。

  曹:李少红导演她说周迅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人,她是通过演戏和恋爱来认识这个世界的

  周:她是挺了解我的,因为小的时候可能性格的关系,没看太多书,诶,要看书哦!我觉得这也是之前的一段过程。每个人去感受世界的方式不一样,我是通过表演,可以去体会更多的角色去体会的东西,包括我的生活,那时候也我成长的一个阶段。因为演员很多都是很感性的,感性就没有理智了,感性就是你没有分辨率,你可能看到这个杯子就会想起戏里的某个东西,那个概念是很模糊的,但是慢慢慢慢地这个是可以区分的。有一些事情你不经过的是不了解的,而且每一次经过都是很宝贵的,我觉得就是看你去看这些问题的一个态度,因为恋爱或者是什么,不能说谁对谁错,也没有对错,看你自己怎么去珍惜这种体会。我觉得是什么样的问题都没有必要去逃避的,就是永远面对自己的生活是最好的。

  演艺圈里,周迅是出名的坦诚和“傻”,因此她也容易受伤,但依然执著。2006年,周迅轻取第25届香港金像奖影后桂冠,然而比起她视为“命根子”的爱情和男友李大齐,其他都是虚名浮云。因为李大齐这个男人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曹:据说你和大齐的认识其实也是刘若英从中撮合的?

  周:因为我性格里面有一部分很男孩,然后就和“奶茶”说你帮介绍一个造型师吧,穿衣服实在是太烦了。“奶茶”说好啊,有个叫李大齐的其实挺适合你的性格的,他也是天马行空的,而且他很会给艺人省钱,他不会买贵的东西他只会买适合你的东西,而且他有些时候会自己再创作。我觉得好啊,我说那你把电话给我吧。然后过了两三个月,忽然有一天想起来,哎呀要工作了,要给李大齐打给电话,然后就打了个电话,然后就这样开始电话沟通,也没碰过面。大概是通了大概两三个月的电话,然后“华纳十周年”的时候碰了,一开门就“叮!”。

  曹:听说你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时候对他产生非常好的印象

  周:那已经是后来的了。冬天的时候,工作结束之后我就说现在工作结束了,我大概多长时间会到你那,然后到那以后桌上就放了一杯热咖啡一杯热巧克力。我刚开始以为是我们两个人的,然后他就说因为我不知道你爱喝什么,很多女孩都爱喝热巧克力,所以我就买了热巧克力和热咖啡。最让我感动的是,喝到嘴里的时候还是热的,就是那种温暖,那种细心。他很善良,非常非常善良,而且非常非常有才华。这个我没有办法用语言来解释,就是这个决定。因为两个人感觉非常好,其实跟《2046》那个电影说的是一个道理,正好在对的时候碰到了对的人。可能我早三年认识他,可能也没有这个缘分。

  曹:那普通做演员的做艺人的,有一段感情的时候总是不希望人家都知道,可是你跟大齐的恋爱似乎就相对比较高调,似乎要召告天下我们恋爱了。

  周:其实我们没有高调,我们也没有举着手臂在喊。我们非常正当,我们没有干嘛,我们就是一个热诚的心态,很快乐的一个态度。我和大齐是一样的人,我们相信爱情是存在的,所以我们希望哪怕有一个人收到这样的讯息就可以了。而且我也没有老讲,是每次出去活动媒体老要问。

  曹:就像我们今天一样也要问?他是不是那种特别会来制造小浪漫的这么一种人?

  周:对,他是我碰过最浪漫的男孩。我们那时候约会只能在香港,因为我去不了台湾,有一次他就到台湾去帮我找“超人”,他把“超人”送给我,我不知道。我可能只是随口说了一个“超人”,所以就看到这个东西,所以就“哇”,他很细心。他比我更爱玩具,因为他从小看漫画,收集玩具的。

  曹:收集什么呢?

  周:收集各种机器人

  曹:噢!机器人!

  周:我们都爱逛文具店,喜欢买本子买笔,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有碰过有那么一个爱好的一个人。

  曹:据说你去泸沽湖做老师的时候,他还到了现场给你一个惊喜。

  周:对,那个我不知道,根本都不知道。是我从泸沽湖回来回到丽江,然后就突然看到一个背影怎么那么熟啊,在马路上走,我说是我的幻觉吗?因为他想来给我一个惊喜,因为泸沽湖是很辛苦,他想我可以赶快看到他,有一个温暖。

  曹:很多认识周迅的人跟你熟知的人都说周迅是一个特别讲义气的人,对友情特别看重。

  周:分阶段,我有时候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也会搞笑啊,有些时候也会挺男孩的,但是我也需要自己独处,需要有一些自己的空间,可能我和朋友处一阵子,我就需要回到自己的世界当中。

  曹:有没有想过将来希望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演员?

  周:其实越来越觉得角色固然重要,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要有一个德字。我不奢望成为大师,我觉得这“德”是非常重要的,不光光说艺德,就是对待生活跟人相处的一个“德”字。

  曹:其实对人生对友情的一种态度。

  周:对,一种态度跟一种责任。

  曹:好的,谢谢周迅。

  周:谢谢。

 
来源:东方网    选稿:朱恬
 
"好男"身材变差
  • 奥斯卡主持人敲定 乔治-克鲁尼牵手新邦女郎
  • 范冰冰穿皮草拍广告 引来爱护动物组织非议[图]
  • 针对"召妓"传闻 广东著名演员杜源喊冤解释[图]
  • 陈建斌当爹后首接受专访对蒋勤勤只字不提[图]
  • 张柏芝穿吊带裙拍广告 紧张胎儿删动作演出[图]
  • Hito流行音乐奖 蔡依林抱五奖成得奖王[组图]
  • "独眼龙"古巨基
  • 做客龙门阵拿王志开涮 黄健翔自爆曾是大舌头
  • 曹颖回应激情照片事件 称可以控告剧组诬陷[图]
  • 薛凯琪同房祖名划清界线 坚称只是朋友没有拍拖
  • 廖碧儿甜蜜赞陈豪有风度 绯闻男女公开打情骂悄
  • 杨千嬅33岁生日切11个蛋糕 为赶戏狂奔伤脚[图]
  • 《岁月风云》林峰频频迟到 宣萱愤然离场罢拍
  • 广西变性人刘炫怡
    徐智英写真美乳抢眼
    天赐尤物 林志玲
    音乐才女大胆写真

    [打印此文]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